一二中文 > 1627崛起南海 > 第2425章
    纸面规划与实践过程中所存在的差异当然不可避免,而海汉各个部门在争取预算的时候,往往也会将一些规划中的项目进行夸大宣传。在纸面上缩短建设周期,增大预期收益,避而不谈可能会出现的风险,都是经常会被用到的手法。等到了实施阶段开始暴露问题的时候,往往已经因为沉没成本太大而不能停下,只能硬着头皮把项目继续进行下去。

    工业部对石化产业的规划当然也存在这些问题,王辉在不知不觉便已经被陶东来套了不少话。卢展鹏虽然有所察觉,但他也不便打断谈话,只能指望陶东来莫要因此而对苗栗的项目生出太多负面看法。

    其实陶东来倒也不认为工业部的规划有太大的问题,一些小地方有出入,也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然如果能把所有环节都做得更完美一些,那就最好不过了。

    “产业升级过程所需的时间,还有没有可能进一步缩短?”陶东来开口问道。

    王辉应道:“这个……恐怕有点难度……”

    他一边说一边望着卢展鹏,自己卸任在即,接手工作的卢展鹏才能对这种问题作出正面回应了。

    卢展鹏也自知这问题绕不过去,便主动开口应道:“陶总,要缩短所需时间也不是办不到,但对于我们来说也存在一些具体困难。主要就是人员安排方面,我们的大部分技术人员都在三亚,而这边是以产业工人为主,不管是我或是其他人,在这边主持技术升级工作都会面对人手严重不足的局面,所以才可能会出现实际所需时间超出预计的情况。但介于国情,我们也不太可能把三亚的技术人员全部都调到这里来。”

    卢展鹏这番话倒也不是推脱责任,的确是海汉国当下的实情。很多从事技术工作的穿越者并不愿意离开三亚优越的生活环境,到条件相对艰苦的地区长期驻扎,若非如此,苗栗的地方官也不用定下一年的任期,由相关的技术人员轮流来这边任职了。

    这个问题其实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但所有人都拿不出好的解决办法。执委会当然可以下令调动人员到苗栗来出力,但如果实施强制性的调动,那就未必能得到好的结果了。如今轮流派驻苗栗的做法,已经是经各方反复商讨后才勉强取得了妥协,要进行更改恐怕又得面临一番混乱。

    陶东来听完之后沉吟道:“人力资源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目前来看,我们大概也只能通过培养相关的技术人员来缓解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你们辛苦受累,多带一些学徒,或许一到两代人之后,这样的情况才能得到有效缓解。”

    鉴于现状,陶东来也很难对这种局面的改善保持乐观。而且类似的情况并不只是在石化产业出现,除了军事之外的绝大部分领域都有这样的问题。陶东来等人在穿越前对如何将穿越者掌握的各种特权转交到归化籍国民手中有过非常多的设想,也会担心出现很多穿越者不愿放弃权柄,或是在海外殖民地自成体系割据一方的情形。但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参与穿越行动这四五百号人里边,最终只有大约十分之一左右的人愿意主动离开三亚外出闯荡。

    这就导致了海汉的大部分海外殖民地都缺乏民政和技术官员,不得不由军方将领进行兼任,军政一把抓。而海外殖民地的一些高级职位,也就自动由归化籍官员出任,在这些地区根本就没出现海汉高层曾经担心的权力分配问题——绝大部分治理地方的具体工作,目前都是由归化籍官员在负责执行。

    民政、贸易、文教等方面的事务还好,这些工作古今相通,说不上有太高的技术门槛,只要稍加培训,记得海汉制定的各种规章制度便可照章办事。但技术官员的门槛就相对较高了,比如基建、农技、石化、矿业、机械等领域,想要胜任地区负责人的职位,那大概不是随便培训三五个月就能达标了。

    绝大多数现任的归化籍技术官员也只能处理一般问题,遇到重大事务或对技术要求比较高的工程,往往也只能等着穿越者拍板,甚至亲自到现场指挥才能解决问题。比如苗栗地区接下来要开工的一系列基建工程,如果刘山夏不亲自赶来主持,那么这些工程的实际施工效果可能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在部分工程中出现无法克服的工程难题,比如跨越后龙溪的钢筋水泥大桥,刘山夏手下这些工头就做不出来相应的施工方案。

    苗栗的石化产业也是如此,王辉和卢展鹏当然都各自带有学徒,但问题是他们很难在短短几年内就将自己所掌握的这些专业知识全部传给基础不够牢实的学徒们。这些人就算知道采油和精炼的生产流程,掌握了操作采油区的各种机械设备,但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要达到王辉和卢展鹏所具备的专业水平还差得太远。而石化产业的技术升级就意味着要使用更为先进的技术,这对学徒们来说更是未曾接触过的领域,只能听从指挥行事,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十分有限。

    陶东来估计还得很长时间才能让这些技术官员独当一面,现阶段仍然只能依靠穿越者继续挑大梁。卢展鹏的回答,就已经基本确认了石化项目不太可能实现陶东来所期望的突飞猛进。虽然无奈,但这便是当下不争的事实,就算执委会的几位高层有再多的雄心壮志,也无法打破客观规律。

    就在陶东来已经准备接受现实的时候,王辉却主动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或许我可以留下来再待一段时间,协助卢展鹏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完成,这样至少也能省下一些时间。”

    卢展鹏喜道:“你要是能留下来可就太好了,那工作效率肯定比我单干强多了!”

    陶东来虽不认为这两人同时留在苗栗就能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王辉愿意超期服役留下来帮忙,他肯定是乐见其成的。至于王辉这样做是不是有什么私心,陶东来并不在意。不过陶东来还是要把该说的都说明白,免得王辉今后认为自己是吃了亏。

    陶东来问道:“听说你的家人都已经搬离了苗栗,你要是打算留下来,那你家人怎么办?”

    王辉道:“事到如今,只能让她们先返回三亚了。不过陶总,我在苗栗这边延长工作期,那完事后的假期是不是也应该延长?”

    陶东来自是一口答应下来:“这个没问题,你在这边多待一周,事后就多一天假期。该有的各种待遇和补贴,这段时间也一样不少,这样可以吧?”

    既然是王辉主动提出,而陶东来又乐于接受,双方很快就谈定了条件,决定延长王辉在苗栗的工作时间,享受的待遇仍延续目前的标准。不过原定的工作交接流程仍然不变,王辉任期一到,便由卢展鹏接任地方官之职。

    陶东来花了半天时间参观了本地的石化产业,并听取了王辉和卢展鹏对产业升级的一些构想和打算。吃过午饭之后,陶东来便前去刘山夏的工作地点与其碰头,商议本地基建工程的一些细节。相较于石化产业,那才是陶东来的老本行,他也可以给出一些有价值的指导意见。

    “你愿意留下来帮忙,应该不只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吧?”

    陶东来离开后,已经没有外人在左右,卢展鹏便直接向王辉提出了自己的心头疑问。他能想到王辉主动要求留下来的大致原因,不过还是想听对方自行坦承,以王辉的性子,他相信对方应该不会找什么借口搪塞自己。

    王辉点头应道:“好不容易来这么一趟,我当然也想做一些能够流传后世的大事,但限于这里的条件,很多事就只能想想而已,根本无法实现。不过这次工业部牵头搞产业升级,确实机会难得,我想我留下来应该也能帮上点忙。要是能做出一点成绩,那今后也能多一点对后代吹嘘的资本。正好陶总也来了,我直接跟他申请,也就不用再给三亚打报告了。”

    卢展鹏笑道:“你倒是想得周全!”

    卢展鹏并不介意王辉留下来会分了自己的功劳,在某些方面他其实与王辉很相似,也是一门心思扑在技术上,不太善于经营其他方面,至于当地方官就更是外行。王辉愿意留下来再多待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卢展鹏能有更多的时间熟悉本地的各种事务,任期也能稍微从容一些。

    而且王辉在专业方面也是一把好手,接下来的繁重工作能多一个人分担,对卢展鹏来说也是好事。执委会希望苗栗这边的实施过程能与规划相符,只靠卢展鹏自己单枪匹马的打拼可做不到,有了王辉帮忙,成事的希望也能更大一些。

    陶东来在当天的晚间向三人宣布,他将于次日离开苗栗继续北上。不过有关这次他造访苗栗的情况,需要三人暂时对外保密,至少在三个月之后才能公开。

    即便是与其一同乘船来到苗栗的卢展鹏也不太清楚陶东来此次的行程安排和目的地,但听他这么一说,在座三人都明白陶东来这次北上恐怕还有其他保密等级更高的任务,出于安全考虑必须对行程保密,当即便肃然应下,并保证这两天知晓陶东来行踪的本地人员也都会执行同样的保密令。

    “各位,不管我们身处何地,正从事何种工作,务必都要记住,我们今时今日的作为,或许就会影响到千百年之后的历史走势。而我们来到这个时空的原因,就是要改变这里的历史发展进程,什么时候顺势而为,什么时候逆势而动,都是以我国的利益为先导条件。而各位能够往上走到哪一步,那就要看你们各自的努力程度了。”

    陶东来说完这话,便举起酒杯,示意众人一同干杯。至于众人如何去理解他的这番话,那就看个人的造化了。只想过安生日子的人,在海汉现阶段的发展趋势下,当个富家翁过完贵族式的后半生肯定没问题。但如果是想搏一把,争个青史留名的待遇,那可能就不会过得太安逸了。

    陶东来虽然贵为执委会之首,多年来几乎是享受着国家元首的待遇,但真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他也一样得离开三亚这个安乐窝,远赴海外处理问题。他也希望身边这些同僚能有跟自己一样的责任感和觉悟,尽力去完成每一件任务。

    关于苗栗开发建设所需的各种条件和外部支援,陶东来其实已经做了很多部署。来苗栗之前,他已经在漳州与许心素进行了秘密会晤,对目前大明所面对的国际局势交换了看法,同时也要求许心素能为苗栗提供开发建设所需的各种物资。毕竟相较于澎湖、高雄、鸡笼这些地方,福建的物产终究要丰富得多,完全可以供应苗栗所需。

    不过苗栗地区,乃至整个台湾岛,都并非陶东来此行的重点,所以他只在苗栗待了两天,了解了本地的情况之后,便准备离开前往下一站了。苗栗这地方接下来怎么发展,如何同时进行移民安置和产业升级,在陶东来看来那都是当地这三名官员的事情了。

    要知道海汉有多处海外殖民地往往就只有一人担任地方官,一样能打理得井井有条。如果他们三个人连这点工作都做不好,那就说明能力终究是有欠缺,今后如要委以重任就得慎重考虑了。

    次日清晨,陶东来也不让他们远送,带着下属离开采油区,乘坐交通艇前往海边码头,然后搭乘公务船出发。同行的两艘战船和一艘补给船,也随公务船一同离开苗栗,继续往北进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