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道门生 > 第1829章 叙叙旧如何
    “嘭!”

    就在司马家女半祖眉心奴印浮现出来的瞬间,那枚就要向着东方墨激射而来的符文,陡然爆开,形成了一股惊人的封印气息,并逐渐的消散。

    “这东西不是已经被我给祛除了吗!怎么还会有!”

    对此司马家女半祖视而不见,感受到眉心的奴印,此女震怒交加。同时在她的心中,还生出了一丝惊惧。

    下一息,她就强忍住奴印带来的痛苦,看向东方墨的时候,眼中浮现了森然的杀机。

    “找死!”

    只听此女道。

    话音落下后,司马家女半祖隔空紧握着东方墨的手掌,就要猛然一用力。

    “啊!”

    但是此女刚刚有所动作,突然间她的口中,再次传来了一声包含痛苦的嘶吼。

    并且这一次,她眉心的奴印,散发出的波动越发惊人了。焚烧之下呲呲作响,一缕缕浓郁的青烟,从她的眉心不断地冒出。

    司马家女半祖五指一松,而后她的娇躯在半空不断的挣,娇媚的脸上青筋暴起,脸上满是狰狞的痛苦。

    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在奴印的焚烧之下,此女的神魂也保持着跟肉身一样的动作和神情。

    “嘶!”

    见此一幕,终于恢复行动的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万万想不到会发生这一幕。

    紧接着,他的心中就被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给充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眼前的情形来看,明显是司马家的这位女半祖不敢对他出手。

    东方墨尽管不敢肯定,但是他心中猜测,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应该是当年三清老祖活着的时候,不但将这位司马家的女半祖给囚禁封印了起来,而且还在此女的身上,种下了奴印。

    给一位半祖境大圆满修士中下奴印,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实在是骇人听闻。

    “嘭!”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沉闷的爆响传来。赫然是司马家的女半祖身上,那截由司马奇鲜血化作的手臂爆开了。

    浓郁的鲜血散乱在半空后,翻滚蠕动起来,最终化作了一个人形的血人。从轮廓和气息上来看,正是司马奇。

    “老祖!”

    司马奇方一现身,就看向司马家的女半祖拱手躬身一礼。

    从他的语气中,能够明显听出一抹恭敬,但是更多的却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下一息,他就唰的一下抬头,看向了东方墨。这一次,从此人的眼神中,东方墨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但是紧接着,他在看向司马奇的时候,眼中亦是浮现了森然的杀机。

    此人不过是手下败将,不足为虑。

    “唰!”

    就在这时,只见司马奇的身形骤然从原地消失。

    仅此一瞬,此人所在的地方,就化作了一片黑暗。而且这片黑暗,还在向着东方墨所在笼罩而来。

    “住手!”

    让人意外的是,不等东方墨有所动作,只听司马家的女半祖率先出声,看她的架势,是要将司马奇阻止下来。

    此女话音一落,司马奇化身的黑暗,笼罩之势就为之一顿。

    而后从黑暗中,传来了司马奇的声音,“老祖,让我将此子给斩了吧。”

    “此子斩了,我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听司马家的女半祖道。

    这时的她,说话时脸上的痛苦终于消散了不少,不过她依然气喘吁吁,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

    “这……”

    闻言,不但是司马奇,就连南宫雨柔还有穆紫雨几位半祖境修士,同样惊得不轻。

    同时几人的心中都在思量着,不知道为何将东方墨给斩了,就连司马家这位女半祖,都不会有好下场。这让他们的目光,具是落在了东方墨的身上,不用说也知道,东方墨身上必然有大秘密。

    或许给这位半祖境大圆满修士种下奴印的,正是东方家。只是细丝之下,他们们又觉得不可能。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半祖境大圆满的存在,即便是同等修为的半祖境修士,也不可能给对方种下奴印的。

    一时间几人都猜测,莫非是那尊佛祖,亦或者是那尊魔祖所为。

    震惊的还有东方墨,原本他还在担忧,司马家的女半祖无法亲自对他出手,但是会不会让别人来对付他就不一定了,好在现在看来,他显然是多虑了。

    同时他对于三清老祖当年的手段,也感到越发的不可思议。

    蓦然间,司马家的女半祖将双目一闭,似乎在仔细的感应什么。

    片刻的功夫,此女就睁开了双眼,只见她的眼中,浮现了些许疑惑。

    而后她就看向了司马奇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何我感应不到族地的方位。”

    她既然已经脱困,那就要将她的那节手臂给找到,并跟身躯融合。那节手臂可不简单,不是随便以法力重新生长出来的崭新手臂能够比较的。

    司马奇化作的鲜血,再次蠕动起来,最终变成了他的样子。不过这时的他,脸色煞白一片,体内气息更是无比的虚浮。显然之前跟东方墨的一番激斗,他受伤不轻。

    只听此人道:“启禀老祖,这地方是在佛门第十八层地狱。”

    “十八层地狱!”司马家女半祖眉头一皱,而后她就略显恼怒道:“怎么会在这鬼地方。”

    听到她的话,司马奇不禁将阴沉的目光,看向了东方墨。

    司马家女半祖,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被此女注视,只听东方墨强行挤出了一抹笑容道:“实在是抱歉得很,司马前辈是被贫道给连累的。”

    虽然从眼前的情形来看,这位司马家的女半祖,无法对他出手,也不会让其他人来杀他,但是他却不知道,此女是不是会有别的办法来对付他,所以面对半祖境大圆满修为的此女,东方墨依然不敢造次。

    听到他的话后,司马家女半祖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压下心中对于他的怒火。

    下一息,此女在看向东方墨的时候,就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仅此一瞬,东方墨生出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他心中思量着,眼前的此女是不是要对他如何之际,东方墨就只觉得他周身的情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见穆紫雨还有南宫雨柔等半祖境修士,连带司马奇此人,全部消失了。

    在他周围的景象,也开始扭曲变形。

    东方墨听到了一阵宛如海浪席卷的“哗哗”声,而后他周围的情形,就开始泛蓝,最终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此刻在他们的脚下,还有一座圆形的小岛,即便是在半空,东方墨都能够看出,这座小岛的景色极为优美。

    若非亲眼所见,东方墨必然会以为,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是真实的。因为不管是海浪的声音,还是吹拂的海风,都让他有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不过他却明白,这一切都是幻境,而且还是那位司马家的女半祖,当着他面布置出来的幻境。

    而此女不愧是半祖境大圆满修士,即便是其他极为半祖,都能够直接被她给隔绝在外。

    就在这时,只听他前方的司马家女半祖道:“下去叙叙旧如何!”

    “叙叙旧?”东方墨怪异的看着此女。

    司马家的女半祖话语虽然客气,但是此女的却没有给他选择余地。这时东方墨感受到他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往下一沉,向着那座小岛而去。

    当落在岛上后,只见他的两旁,开始有一座典雅的阁楼拔地而起。而在阁楼的前方,还由虚而实的浮现了一座石亭,潺潺溪水就正好从石亭的一层流淌而过。

    虽然一切幻象都是在东方墨的眼前凭空出现的,但是他依然有极为真实的感觉。

    就在这时,司马家的女半祖向着那石亭走去,最终坐在了石亭中的一张石桌前。

    此女转身看着他,东方墨咽了口唾沫,也向着石亭行去,坐在了此女的对面。

    “可有灵茶。”

    只听司马家的女半祖问道。

    闻言东方墨一愣,而后他就从镇魔图空间中,取出了一壶灵茶,温煮一番后,给此女倒了一杯。

    司马家女半祖将茶杯拿起来,放在唇边轻轻的呷了一口。

    茶水入腹,此女眼前一亮。

    被封印的时间太长,即便是这种在她看来极为普通的灵茶,也唤醒了她的味蕾。

    就在这时,此女说出了一句让东方墨心中一跳的话来。

    “这地方你应该记得吧,当年就是在此地,你将我给封印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