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韩娱之崛起 > 第两千三百一十章 相互推脱
    徐贤可能还稍稍顾及一些姐妹之情,当然也很可能是为了防止过后少女们翻旧帐,但李梦龙就不在乎这些了。

    过去照着李顺圭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原本还在那里撒泼的李顺圭瞬间就愣住了,她这是被打了?

    哪怕是在这种状态下,一些本能的反应还是具备的,比如说眼泪立刻就蓄在了眼窝中,嘴巴也咧到最大随时准备嚎出来。

    不过李梦龙却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照着她的后脑勺接连又来了两记,生生的把李顺圭给打的安静了呢。

    倒不是李梦龙用了多大力气,而是李顺圭知道怕了,醉酒中的人也是知道欺软怕硬的,明显李梦龙和徐贤不一样啊。

    现在李顺圭也知道徐贤的好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李梦龙去搀扶,直接老老实实的往徐贤怀里钻呢,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名叫委屈的气息。

    徐贤在这边搂着乖巧的李顺圭,也不知道是该笑出来呢还是感慨,这前后对比也太过于明显了呢,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趁着李梦龙在那边和剩下的人寒暄时,徐贤机警的看了看四周,随后也偷偷在李顺圭的脑门弹了一下,这一瞬间整个人都舒畅了许多呢。

    至于说李顺圭则已经被李梦龙彻底给调教了过来,哪怕是被徐贤如此欺负,也只是委屈的望着徐贤,丝毫不敢有什么反抗的动作呢。

    话说徐贤自己对于美女本身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自从当了练习生之后,无论是生活在一起的姐妹还是认识的朋友,都是标准的大美女呢。

    但现在她懂了,为什么粉丝们会喜欢她们,就现在李顺圭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徐贤看着都很想过去亲上一口呢。

    不过考虑到现在的场合,徐贤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一想到今晚一屋子醉酒的少女们,徐贤觉得这里面似乎也不全是委屈啊。

    李梦龙就没有徐贤这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了,和现场这帮人说了几句后,直接过去准备结账走人了。

    其余少女们那边都是李梦龙翻出她们的银行卡来结账的,不过到了李顺圭这边就有些麻烦了,她的银行卡貌似还在李梦龙手里啊,所以这顿就变成他来请客了吗?

    “这边刘在石提前留下了银行卡的,所以是你来结账吗?”店家很是自然的把预留下来的银行卡递了过来,怎么看都是李梦龙要付账的节奏啊。

    只不过这就是不了解李梦龙了,既然有人想要请客,他也不好驳了刘在石的面子嘛:“不用了,就用刘在石的这张卡好了!”

    这话说出来后,何止是店家有些迟钝,就连身后的徐贤都觉得不合适呢,李顺圭请客吃饭,怎们能让刘在石来花这笔钱?

    “你们是不了解他,除了李顺圭外,谁还会请他来参加演唱会?这叫替刘在石圆梦,他不花钱谁花钱?”李梦龙在这边狡辩道。

    尽管某种程度上李梦龙说的是事实,确实几乎没有人请刘在石去当演唱会嘉宾呢,不过这不是大家不愿意请,而是请不动啊。

    刘在石还是相当爱惜自己的羽毛呢,除了一门心思专注于综艺之外,歌曲、演技乃至广告涉猎的都不多的,可能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一条路上走到终点吧。

    不过到了李梦龙的嘴中,却完全变了个意思呢,明明应该是李顺圭感激的事情,现在却成了刘在石要请客的状况,还能不能稍微要些脸面?

    拦是拦不住的,毕竟徐贤的钱包都在车里呢,在无法直接去付账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没用呢,只能任由李梦龙在这边继续丢人。

    只是过程中出了些小小的意外呢,刘在石走的时候是把密码单独告诉了李顺圭的,但现在看着李顺圭一脸迷茫的模样,应该是记不起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徐贤主动表示要去车里取钱包的时候,李梦龙再次制止了他的行为,不要这么冲动嘛,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

    只见李梦龙飞快的拨通了刘在石的电话,可惜的是没人接啊,看了看这时间估计多半是睡了,再不济也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毕竟他的休息时间还是比较宝贵的。

    这种手段足以应付九成九的打扰了,一般人看到这幕后多半留上一条信息就结束了,毕竟想要再联系刘在石也没有渠道啊。

    但这些对于李梦龙却只是抬脚就能迈过的小沟槽罢了,转手打给了罗静恩,这接通的速度就很快了嘛:“你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刘在石不是过来帮忙了嘛,想问问他有没有安全到家!”李梦龙脸不红气不喘的在这边胡诌道。

    罗静恩看了看这时间,都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不觉得现在来问这些有些虚伪吗?好在到没有不开心:“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不过他已经睡觉了,需要叫他吗?”

    “睡觉了?那就算了吧,这件事也不一定非要麻烦他。”李梦龙其实已经打退堂鼓了,为了这么点事情打扰对方休息就不应该了,这是底线呢。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随口问了一句:“嫂子你知道刘在石的银行卡密码不?”

    哪怕是隔着一个电话,哪怕是没有听到对面罗静恩的回答,但徐贤依旧替李梦龙感觉到尴尬呢,这种事直接问刘在石都很是不好意思了,结果竟然还直接问人家老婆?

    罗静恩明显也被李梦龙给问懵了,也就是这电话是李梦龙打过来的,否则换成个女人的话,她都要以为是小三打上门了呢。

    经过一通简单的解释,罗静恩总算是知道了大概,她不觉得刘在石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在这种情况替李顺圭付账,是作为李梦龙的兄长应该做的。

    同时罗静恩也不觉得李梦龙打来的电话有多突兀,虽然他已经到场了,完全可以自己付账,但那样一来也会推脱了刘在石的一番好意。

    至少她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很是爽快的把密码告诉了李梦龙,最后还叮嘱他放心大胆的刷,不够的话她立刻再往里面转一些。

    挂断电话后的李梦龙也难免有些讪讪的,毕竟徐贤的目光中真的是充满鄙视呢,不过对面老板却满满的都是佩服,怪不得人家能成功,这种人不成功才没天理啊。

    李梦龙也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的,但泼出去的水也收不回来啊,所以只能顶着这些怪异的目光把账单结清。

    “了不起过后再把这些钱还给刘在石嘛,搞的我在这边占他便宜似得!”李梦龙坐在车上后无奈的说道,实在是徐贤的目光过于犀利了。

    尽管李梦龙不觉得自己在徐贤的面前有多么高大的形象,但也不想被这小丫头给鄙视呢,所以只能忍痛说出这番话。

    徐贤听到这里才满意的点点头,不仅仅是因为李梦龙选择了正确的做法,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呢。

    “不会让你一个人出的,到时候我也负担一部分好了。”徐贤在这边主动说道,她对付起李梦龙也是有一手的。

    果然听到这个建议后,李梦龙瞬间就轻松了不少呢,甚至还得陇望蜀的问道:“那她们是不是也能负担一些?”

    “那就要你和欧尼们自己去沟通了呢,所以能快点开车了吗?在这车里多待一秒钟我都嫌折磨啊!”

    “空调已经开到最大了,要不然你把窗户打开?”

    “然后呢,让路过的人过来看一看酒醉的少女们是什么样子?”徐贤白了李梦龙一眼,就知道在这边给她外坑。

    想想看类似的照片被第二天酒醒的少女们看到,这徐贤还有有命活下来?不就是逼着他出了点钱嘛,还非要小气的反击回来,切,幼稚!

    一路上两人就这般互相吵嘴似得开了回来,倒不是两个人有多无聊,而是想要分散下精力啊,毕竟每每看到车后面的情景,都有一种直接把这帮人踹下去的冲动呢。

    总算是熬到了小区停车场,都不等汽车挺稳,车门就瞬间被拉开,如同电影中的画面似得。

    不过电影中出现的往往都是黑衣硬汉,而这边钻出来的则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当然仅限于还清醒着的。

    因为在地下停车场,所以也就不需要避讳着谁了,能打开的车门统统打开了呢,散着味道的同时也试图让那帮女人醒过来。

    至于说李梦龙则带着允儿和徐贤蹲在不远处,皱着眉头盯着这边,虽然不是第一次应对类似的情况了,但依旧很是抗拒啊。

    “怎么说啊两位美女,里面七个人,我负责三个,很讲义气了吧!”

    “你怎么好意思呢?我一个人能负责两个?”允儿直接否定道,不过看得出李梦龙的态度还是比较坚决的,既然如此就需要利诱了嘛。

    允儿就这么蹲着小步挪了过来,撞了撞李梦龙的肩膀,随后暧昧的说道:“别说我不向着你啊,这一车可都醉酒的大明星,一会你搀扶的时候难免有些肢体接触,我都可以当作没有看到呢!”

    徐贤原本就没打算参与进来,不过听到允儿这后话还是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呢,这怎么听都像是暗示呢,而且是直接把少女们给卖了的那种。

    不过徐贤也成长了嘛,尤其是揉了揉自己头上的疼痛之后,她觉得允儿这主意也不赖呢,总之她是真的不想去扶着这帮人啊。

    说实话这个建议还是比较诱人的,不过前提是李梦龙真的能做点什么,并且允儿不会揭发的情况下,但这两个条件都不满足啊。

    “别和我来这一套,她们还是不是你们欧尼了?”李梦龙一脸正义的说道:“总之你们每人负责两个,唯一的优待就是让你们过去先挑了,已经很讲义气了!”

    允儿不信邪的又挑逗了李梦龙几句,甚至从网上翻出一些少女们的性感照片给李梦龙看,但效果似乎不太好啊。

    默默的叹了口气,允儿也认命了呢,看着面前玉体横陈的保姆车,不禁感叹道:“你们当的是个什么明星?喝醉了都没人愿意搭理你们呢,我都替你们可悲!”

    徐贤听到这些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允儿这就是偏激了嘛,可能唯一不愿意理会她们的三个人都站在这边呢:“我想要帕尼和……”

    “不行,帕尼是我的!”允儿瞥了徐贤一眼,小丫头还想在这边先挑?不知道她林允儿是二忙内嘛,这也是徐贤的姐姐呢,什么时候轮到她先开口了?

    至于说选帕尼则是因为她没有醉的那么厉害,现在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说不定叫起来后还能自己走呢,至于说下一位就要好好考量一下了。

    如果被少女们知道了现在这一幕,估计她们是要跳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三人在这里分猪肉呢,还挑挑捡捡的,这是她们应该做的?

    李梦龙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了,背上扛着一个,腋下一边夹着一个,他可不想再下来一遍,至于说少女们现在有没有不舒服,这就不是他该考虑的了。

    事实上允儿和徐贤留给他的是真正喝醉的那几位呢,在不能自己醒来走路的情况下,也只有李梦龙这身板能同时拎住三个人了,能者多劳嘛。

    好不容易回到了宿舍,李梦龙就如同扔麻袋似得,直接把三个人“卸货”在沙发这边,至于他自己嗅了嗅身上的外套,这徐贤今早拿来的新外套不能继续穿了。

    “oppa把衣服放在篮筐里吧,明天洗衣服的时候我帮你一起洗。”徐贤说话间端着一盆水走了过来,要给这帮人擦拭一番呢,否则都没法让她们去睡觉的,味道太大了。

    看着徐贤温柔贤惠的模样,李梦龙感觉很是满足呢,毕竟这就是一副最美的画卷,只不过这画里是不是少了个主人公啊?

    原地转了一圈,李梦龙最后竟然在自己的房间找到了允儿,很是嫌弃的在她屁股上踹了一脚:“呀,这可是我睡觉的床!”

    “没关系呢,我不嫌弃你脏……”@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