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正文 第2064章
    “砰砰”

    伴随着几声极为响亮的鸣叫,在地下终于传来几声闷响。

    古争下意识低头朝着下面看去,此时白九已经没有一直被动的防御,一根红色火焰战矛正在她的手中挥舞着,一只冒着红色火焰的眼睛,此时也已经张开,只不过另外一只眼依然还在闭着。

    而此时和她对战的也不是之前的黑色凤凰,而变成无数仿佛黄蜂一般生物,数量之多,几乎把半个天空都给淹没,不管白九杀死多少个,地下的树枝当中,又会飞出同样的数量,来阻挡白九的前进。

    只不过,这些东西只能减缓她的速度,并不能阻挡她。

    而这里最大危害的灰雾,一旦不起作用之后,就会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可怕,不过连准圣的凤凰长老都无法进入,可见这些灰雾得厉害。

    古争把目光转移过来,看着面前这个不断喷吐灰雾的大嘴,自己也不明白对方为何不开口,不过手中一丝丝白光光芒已经凝聚而出,并且快速朝着一般长剑的外形演化着。

    他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等等!”

    就在古争用残余净火凝聚而出的武器而出,而在大嘴的旁边,一团黑雾也凭空而出,声音也是从黑雾中传来。

    如此熟悉的声音,让古争眉头一样,不过手中动作还是停了下来,其实他为何一点点在对方凝聚自己的武器,他可不会天真地认为,对方好心把自己传过来,就是让自己顺利杀死他。

    随着黑团的蠕动,很快一个只是皮肤看起来黑了一点,面色有些阴郁的男子,站在了古争的面前,除了神色之外,几乎和他一模一样,这让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以为弄一个和我一样的身子,就可以挡住我了?”

    “从你来到这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身份,很快就可以把你的信息给复制过来,就如同下面一样。”面前这个黑色古争,面无表情地说道。

    “哦?复制?听起来口气不小,那你告诉我你知道我什么,”

    古争嘴中不屑地说道,心中自然对于他的话是嗤之以鼻,别说是他,除了一些特殊的法宝之外,根本不存在这种环境,顶天了一个幻影,不过眼睛还是朝着下面快速扫了一眼,想要看看白九的进展,这一下让他心中也是有些惊讶。

    因为在下面,一个身上冒着黑色火焰,气势和白九不相上下的女子,同样手持一把黑色战矛,正在和她激战着,仅仅是表面来看,它和状态不佳的白九势均力敌。

    他目光没有多注意下面,很快就转移回来看向面前这个自己,显然这个就是对方推出来和自己打擂台,如果合作不成,恐怕自己就会和自己进行战斗。

    不过他相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方绝对是作茧自缚,哪怕对方有着依仗,自己也不是吃素,觉得自己实力低,就拿它没有办法,大错特错。

    想到这里,他反而不着急了,如果顺利的话,或许自己不用对付这个家伙。

    “你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洪荒世界所有残留污秽,都被吸收这里,然后在从我这里净化排除去,可是我不想待在这里,我只是想在外面一个小小生存的地方,可是那些该死的凤凰一族,却死死堵住缺口,不放我出去。”

    这个古争虽然说话非常愤慨,可是脸色却依然那种淡漠,仿佛与我无关,倒是旁边的大嘴喷吐的频率加快一些。

    古争微微点了点头,原来是一个工具人有了自己的意识,不想在这里,倒也说得过去,不过至于他说想要出去安静的带着,他是一个字都不信,既然是污秽之物所残留,心肠也不说得那么好听,要不然凤凰一族为何永世镇压这里,真是与世无害,早就出去了。

    “你与其想要强行冲出去,不如改改自己的性格,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样一来,或许还能有出去的希望。”古争摇了摇头直接说道,当然他知道自己说了对方也不会听。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哪怕进阶了准圣,也是无法杀死对方,只要世界污秽还在,就永远不会彻底死去,不过他也明白为何飘长老说这是对方最后的机会。

    因为在过一段时间,整个世界都要发生巨大的变化,这里也无法积蓄巨大的力量,一举冲破层层空间回到洪荒世界,以后并不会出现如此危机的事情。

    “我从你身上看到和我一样的本质,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可以从其中一部分转换给你,你只要适量地吞下去,不但不会影响到你,还会大大提高你的修为,一举突破准圣绝不成问题。”这个大嘴在谆谆诱导着。

    古争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对方归根到底也只是看到了表面,哪怕师傅本人来了,也不可能被对方给打动,更何况自己。

    不过对方给画的馅饼还是足够大,如果寻常的人,仅仅是突破到准圣就足够人去冒险。

    “你有什么意见直接提,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可以办到。”大嘴也是搞不懂古争的意思,只能再次劝道。

    他不知道古争内心的想法,只是从对方内心深处,感受到和自己一样的异动,再加上对方特殊的能力,这才让对方靠近冒险一试,毕竟对方是它见过第二个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那个人是凤凰一族的人,不可能帮他。

    如果有人帮他的话,那么出去就非常容易,没有必要这样死拼,哪怕这样也很难冲出去,必须经过凤凰一族这一关,而他真的没有自信。

    “我没有意见,只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帮你一把,至少让下面这个女人退回去。”古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对着他说道。

    “什么条件!”大嘴的语气大喜,立马说道。

    “那就是...”

    “你去死!”

    古争猛然一声大喝,早就做好准备的小鸟瞬间就没入古争收武器当中,一声非常接近凤鸣从手中火焰长剑当中传来,而此时他已经来到大嘴地侧面,手中的长剑已经扬起,直接狠狠朝着对方的嘴巴斩去。

    一道白光从剑尖之处飞出,眨眼般就化为一个有些迷你的凤凰,仅仅才一丈大小,仔细看去更像放大般的小鸟,直接化为一道白色星辰朝着下面先行撞去。

    “你敢!”

    一层灰雾掺杂着黑色光芒瞬间在大嘴身上生气,几乎在古争动弹的一瞬间,这边就已经做好了防御,好像一直都在防备对方,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他。

    这点古争早就有预料,毕竟换作自己,也不可能大大咧咧这样让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在身旁没有防备,哪怕对方实力在弱,该有的防备还是必须要有。

    “轰”

    巨大的白色火焰冲天而起,甚至都引起了下面正在对战白九的注意力。

    “又有幻觉了吗?该死!必须要赶紧解决她。”

    白九看了一眼半空,白色火焰形成的余焰,在空中如同盛开的小白花,正在缓缓落下。

    那是净火残存的力量,而她知道现在只有自己在里面,要不是刚才受到对方的袭击,导致净火破损,离环被自己扔了出去,自己还受到不轻的干扰,面前这个傀儡早就被自己给杀了。

    不过也亏这一次有净火,恐怕一开始自己都直接被对方给抓住了,没有想到对方隐忍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次。

    现在要抓紧时间了。

    感受眼前又开始晃荡起来,白九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这个复制品身上,这个复制品几乎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能力,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表现出现,但是力量层次上却没有丝毫减弱,并不是难以对付,只要动用真正的凤凰之力就行,而这时对方恰恰不能拥有。

    下面的白九为了抓紧时间,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底牌,而上面的古争也有些慎重地看着面前。

    在自己刚才一击之下,原本自己有着九成把握,可是真正击在对方防御上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伤到自己。

    不是对方防御太强,在净火面前,也仅仅是多撑了两息时间,那层围绕他的防御就彻底崩溃,而就在这点时间之内,大嘴已经悄然消失在原地,不知所踪。

    对方本体是没有任何攻击能力,而且一旦固定在某个地方之后,至少短时间无法移动,他唯一有危险就是那些爪牙,还有根据自己的某种景象敌人,如同对敌自己,不过按照白九所说,对方看似一样,实际上只是能模拟一个花架子出来,上不了台面。

    不过对方非常善于学习,只要你用过一次的招式,不出几息对方就会依葫芦画瓢学会,还会在战斗中成长,这也是白九每一次都较难才击败对方。

    而古争面对就是自己的分身,已经第一时间攻击上来,和自己修为一模一样,气息一模一样,连手指都握着一把燃烧黑色火焰的长剑,但是明显看出来对方战斗方式有些诡异,再仔细一看,赫然有着下面白九的影子,空有外形而已,其实自己对付只是披着自己身影的白九。

    说起来,古争真是想要杀死对方并不难,不过他比较顾忌那些其他生物,真要是铺天盖地过来,自己真的只有逃命分,相比起来还不如自己的幻影好对付,自己可没有白九如此之高的修为,自然无法对方他们。

    一边躲闪对方的攻击,开始找起来对方踪影。

    只不过这么大的范围,想要找到对方实在太难,尤其周围浓密的黑雾,此时更是遮挡了他的视线,在这个巨大的空间当中,想要找到对方,真的需要一些时间。

    对此古争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净火是小鸟提供,而它又处于未完全体,相当于是一道不完整的净火,如果是完整的净火,对方哪怕就是在防备,古争也有自信把对方一举击伤,这也是之前白九的自信。

    也怪自己有些自信,觉得只靠小鸟就可以完成,没有必要动用那未完成的净火,说不定在和凤凰打交道的时候,还能给自己获取一些好处。

    现在他已经开始极力压缩离环的力量,那一道未成形的净火也渡入小鸟体内,只要在找到对方,这一次必然能够完成自己的任务。

    就在古争焦急寻找的时候,忽然一股极大的威胁从侧面传来,古争连忙扭头一看,赫然是白九。

    不过此时对方的状态极其不好,原本紧闭的右眼已经睁开一半,明显可以看到一道灰色的光芒从缝隙中冒出,就连左眼也已经半眯起来,其中的红色光芒也开始忽明忽暗,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

    古争见状,立马避开自己的对手,身形一晃来到白九的面前,对着她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不过让古争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只是抬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一掌轻飘飘朝着古争的胸膛拍去,看似慢,可是瞬间就来到古争胸前,没有防备的他根本没有预料,哪怕有防备也无法跟上对方的速度。

    不过他反应不过,在古争头顶的小鸟却陡然一声急促的鸣叫,这让有些昏沉的白九猛然清醒一下,手中的力度也下意识减缓了大半,不过最终还是印在古争的胸膛之上,另外一只手闪电般从古争的手腕摘下了离环,同时印在古争胸膛的手臂并没有收回,闪电般抓住了小鸟,把对方硬生生塞进离环当中。

    “噗嗤”

    一口鲜血从古争的口子喷出,整个人的身形如同炮弹一般,瞬间被拍飞出去,不知道撞碎了多少树枝,从半空继续朝着外面飞去,足足跨越了中间一大半的距离,最后重重落在地面之上,不停着的翻滚着,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根凸起的石柱,同时留下一路的鲜血,终于停了下来,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只有微弱起伏的胸膛,表示他还没有死去。

    两者的实力悬殊太大,如果不是对方紧急时刻手下留情,恐怕没有任何防备的古争,当场都能被对方直接给拍死。

    “都是幻觉,我要彻底镇压这里,要赶快,时间不多了!”白九看也没有看古争,把离环探入套入手腕之后,整个人再次冒出通天的火焰,口中有些疯癫的自言自语,继续朝着上面飞去,似乎已经知道对方藏在什么地方。

    旁边古争的幻影第一时间就拦住对方,可是瞬间就被白九发出的火焰给撕碎,整个人更是横冲直闯的冲上去,根本不在乎那些挡路的树枝还是其他,一路上留下一道笔直的通道,在这个通道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不见。

    “这一次,你往哪里跑!”

    很快在树上传来一声白九愤怒的咆哮。

    “你还是中招了,这一次出去有望了,哈哈!”

    “轰隆隆”

    树上传来一声声巨大的爆炸,无数的断枝不断从树上被炸断,偶尔夹杂着白九愤怒而没有任何规律的大喊大叫。

    至于下面的古争,因为没有了净火防护之后,无数的黑雾和灰气开始狂涌般进入他的身体之内,随后就没有了踪影,就像大海落入了一滴水,没有任何反应。

    水滴再多,也永远无法取代海洋的位置。

    在古争的体内,一股股神秘的力量不断地出现身体各处,无论外面的灰气还是黑雾,在进入体内的时候,全部被吞噬一空,根本没有碰触古争体内任何地方,甚至觉得外界涌入的力量太小,开始主动控制古争的身体,悬浮在半空当中,主动来汲取外界的力量。

    无数的黑雾和灰气,以古争为中心,就像一个巨大的旋涡,形成数十道手臂粗柱子,不断从外面疯狂地涌入身体里面。

    而在远处的爆炸也不知道什么停止,静悄悄一片,整个空间已经陷入一片死寂,只有无数气团朝着古争那边凝聚发出的呼啸声。

    古争身体的伤势,更是早就短时间已经恢复,甚至在这股力量的带动下,竟然直接突破了后期的瓶颈,进入了巅峰,可惜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短短半盏茶的功夫,整个洞穴当中所有残存的黑气和灰气,竟然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乍一看过去,跟一个普通的洞穴没有什么两样,除了那个奇怪的树木。

    而此时,树木身上所有怪异的东西也全部都消失不见,甚至在大部分树枝断裂的情况下,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不过在树木下面,白九的已经躺在了地面上,陷入昏迷状态,而在她的旁边不远处,一个大嘴也同样躺在地面上,那个嘴巴依然还在不停地喷出着,只不过这一次从他的最终已经没有任何灰雾出现。

    而远处的古争在把最后一丝雾气吞下去的时候,眼睛也毫无征兆地睁开。

    那是一双非常冷漠的眼睛,仿佛对整个世界都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在眼底的深处,可是看到那绝对,不含有一丝人间气息的冷漠。

    古争还是那个古争,外貌还是那个外貌,可是整个人的气质却陡然一变,好像跟变一个人一样。

    要说古争以前别人看见第一眼印象,就是温和带着热情,配上儒雅般的微笑,很容易让人心神好感,可是现在一脸的冷漠,并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那种,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拒绝,让人下意识觉得他,根本不喜欢别人来靠近他。

    感觉一旦靠近就有什么坏事发生一样。

    “这种感觉真好!”

    古争舒展着懒腰,有些感慨地说道,同时朝四周看了一圈,很快就看到远处昏迷的白九,单手托住下巴,非常认真思考了一下,这才露出一种邪魅的笑容。

    “嗯,多好的机会,好不容易醒来,趁着本体还没有醒来,还可以多玩玩一会。”@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