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群殴木魔兽
    地底世界确实是玄妙无尽,不说那无尽次元叫人看的眼花缭乱,就是奇妙的地底生机循环,便叫人大开眼界。

    果然一沙一世界,一叶一乾坤,这句话说得当真没有错。

    就像现在所看到的,所观所仰,俱都是叫人叹为观止。

    地底世界物种之丰富,已经超乎了张百仁预料。

    “轰!”

    虚空轻轻一阵颤抖,张百仁脚步停下,一双眼睛凝神细看,却见前方仙机流转,一道封印闪烁不休,明暗晦涩不定。

    熟悉的气机,熟悉的感觉!

    女娲娘娘的封印!

    有着之前南疆收服地魔兽的经验,张百仁手中造化仙光流转,造物法诀与女娲娘娘的封印乃同源而出,只见其拔下头上玉簪,然后对着身前封印一划,却见仙光裂开一道口子,张百仁一步迈出径直没入仙光之内。

    入目处,浩瀚无穷尽的生机扑面而来,与之前几方世界的死寂不同,眼前一方世界乃是道之不尽的生机,入目处古树参天,接连连地无穷碧。

    按理说这么高的树木下,不该有青草生长,但偏偏此方世界内青草繁密,高丈许,看起来不像青草,倒像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树枝。

    “呼~”

    一道飓风卷起,却见一手掌遮天蔽日,向张百仁拿来,伴随着狂喜的滚滚雷霆之音,一道晦涩太古神语传入耳中:

    “多少年了?想不到竟然还有生灵误闯此地,老祖我终于不再孤单,有了一个玩伴!”

    入目处却见一蹄爪遮天蔽日,闪烁着青色光泽,仿佛一颗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向张百仁拿来。

    张百仁眉头一皱,眼中神光流转,刹那间背后金身流转不进,手掌一抬浩荡法则之力打出,伴随着扭曲的阴阳二气,向对面的木魔兽卷去。

    “逆乱阴阳!”

    张百仁施展神通,颠倒乾坤逆乱时空,木魔兽一掌落空,竟然被时空扭曲,向自家身躯砸去。

    “咦,有点意思!”木魔兽眼中露出一抹诧异。

    张百仁也不多说,只是一抖衣袖,地魔兽、火魔兽、水魔兽齐齐出现场中:

    “诸位前辈,干活了!”

    “咦……不对!地魔兽!!!水魔兽!!!火魔兽!!!”本来漫不经心的木魔兽感知到那股熟悉的气机后,顿时惊得跳起来,只见虚空裂开一道口子,却见一与三大魔兽长相一模一样的魔兽自那空间裂缝中走出,瞪着眼睛扫过场中三大魔兽,激动不能自己:“老熟人啊!你们怎么进来了?”

    “不对,地魔兽与水魔兽的气机怎么会这般弱?”木魔兽的眼中露出一抹惊悚。

    此时地魔兽一步上前:“道兄,咱们可是许久不见!”

    “三位兄弟是来救我出去的吗?”木魔兽激动的道。

    “正是!”火魔兽应了一声,然后道:“我三兄弟来此,是有一桩好差事要告诉你,你的机缘到了,我家主上有成仙之资,你若能早早投靠,日后长生久视飞升天外,必然有你一份道果。”

    “你家主上?莫非三位兄弟竟然投靠在别人麾下?”木魔兽闻言一愣。

    “不错,正是如此!眼前这位便是我家主上,虽然才不过刚刚跨入金身妙境,但却不朽同修,二境齐参,前程不可限量!我等顾念兄弟之情,想到这分好处,所以前来唤你上船,日后若能飞升成仙,却也有你功劳!”火魔兽笑着道。

    “胡说八道!我等先天魔兽,诞生于太古开天辟地之前,有无穷伟力无穷神威,岂能臣服于人?三位兄弟必然是与我开玩笑的,是也不是?”木魔兽有些接受不了,高贵的魔神,纵横一方乾坤,威压大千世界的无上强者,怎么会允许自己臣服于人?

    “那个与你开玩笑,我等是认真的,你若能臣服我家主上,今日便可脱劫而出,离开女娲娘娘设下的封印。须知,能投靠我家主上,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德!”水魔兽不阴不阳道。

    木魔兽闻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睛三位魔兽,然后将目光看向张百仁,却不见其有任何出彩之处,顿时嗤笑一声:

    “你们三个越活越回去,我纵使是不能脱困复得自由,宁愿被困在这一方世界不得解脱,却也不想臣服于人,成为别人的阶下囚!这封印最多再困我十万年,老祖我等得起,总好过一辈子为人卖命!”木魔兽嗤笑一声,然后身形便要往回走:“你等走吧,失去了先天魔兽的高傲,你等不配与我为伍!”

    木魔兽冷然一笑,它宁愿继续被困在这方小世界,顶多再睡上十万年罢了。

    亿万年都睡过去了,还差这十万年?

    弹指一挥间,仅此而已!

    瞧见木魔兽要离去,火魔兽眉头皱起:“老家伙,你当真不考虑考虑,这小子可是有成仙资质,不出五百年便可超脱苦海……。”

    “不必,待老祖我出去之后,自会证道超脱!纵使成仙了道,若不得自由,又有何用?”木魔兽冷然一笑:“尔等魔神族耻辱,不配与我说话。”

    “呦呵,老祖我这火爆脾气就忍不住了,这老小子就一根木头,亿万年过去更是成了朽木,道理讲不通,就该用拳头叫这老小子清醒一些!”火魔兽忍不住了,它的修为在巅峰状态,不惧木魔兽,猛然显化真身,刹那间腾空而起,一拳轰出方圆千里草木化作灰烬,向木魔兽打去。

    “火老怪,你太过分了!”瞧见火魔兽出手,木魔兽顿时大怒,猛然回身一脚向火魔兽踹来。

    一场大战就此爆发,天崩地裂地崩山摧,无数草木在烈焰中化作齑粉、灰烬。

    张百仁手指敲击腰间玉带,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扫了一边地魔兽与水魔兽一眼:“速战速决!你三人合力拖住此瞭,我去南方布下乾坤图,稍后你等出手便将其向南方逼迫,叫其落入乾坤图中,到时候由不得其不臣服。”

    地魔兽与水魔兽俱都是齐齐点头,却听水魔兽轻轻一笑:“老东西,我等也来助你一臂之力。”

    木魔兽与地魔兽虽然被人抽取了底蕴,但本源还在,依旧能给木魔兽带来很大的困扰。

    张百仁背后一道虚影走出,持着乾坤图一路径直向南方而去,行至天南之南后,才见其停下动作,手中乾坤图一抛,却见乾坤图抖开,刹那间分解,其上世界仿佛笔墨丹青刹那分解开来,渲染于眼前世界之上。

    刹那间虚空凝顿,然后乾坤图与此方天地融为一体。

    不多时,却见化身回返,化作清气没入其脑后玉枕。

    扫视着天空中的大战,落于下风的木魔兽,张百仁摇了摇头:“五大魔兽不死不灭,想要单凭三大魔兽镇压火魔兽,未免有些不现实。”

    一根手指点出,刹那间风云汇聚,法则之光转动,指间沙闪烁不定,刹那芳华。

    “砰!”

    这一指来的突兀,木魔兽根本来不及防御,便被点在了腹部。

    “砰!”

    木魔兽倒飞而出,却又被趁机而上的三大魔兽一顿围殴,惊得地木魔兽怒吼:“混账蝼蚁,也敢偷袭你家老祖!”

    “你们三个混账,有本事与你爷爷单挑,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木魔兽怒吼。

    “呵呵,老东西,别说咱们兄弟没给你选择的机会,现如今有两种选择在你面前!”火魔兽一拳轰在了木魔兽的下巴上,将木魔兽打得晕头转向。

    “什么选择?”木魔兽趁机脱离战场,站稳身形重整旗鼓。

    “呵呵,第一个选择,便是你单挑我们一群。第二个选择便是我们一群单挑你!”水魔兽不知何时自木魔兽后背出现,将其一脚踹了个踉跄。

    “混账!简直是欺人太甚!”木魔兽话语里满是悲愤,声音冲霄而起,与三大魔兽打成一团。

    “不愧是太古魔神,开天辟地大劫中孕育出的无上存在,我若能收服五大魔兽,便相当于有了五位不朽之境的主宰助阵!”张百仁眼睛里满是凝重。

    三大魔兽能压制住木魔兽,但若说叫木魔兽屈服,却不太可能。

    “老怪,再问你一次,到底屈不屈服!”

    三大魔兽一扑,将木魔兽按倒在地,此时火魔兽骑在木魔兽身上,一拳打在了木魔兽的脸上。

    “混账,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木魔兽怒吼,不断挣扎,一拳想要向火魔兽还击,但却被其余两位魔兽拿住手脚,一时间动弹不得。

    “砰!”

    又是一拳,打的木魔兽晕头转向。

    “何必呢!”张百仁叹息走来,一双眼睛看着木魔兽惨状,哪有出场时的威风。

    “砰!”

    虚空裂开,一道枝桠刹那间洞穿张百仁肉身,疯狂的吞噬着其体内生机,却见木魔兽狰狞一笑:“蝼蚁,也想收服你家老祖,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今日老祖我便送你去见混沌。”

    枝桠疯狂震动,刹那间将其缠绕了一圈又一圈。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