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革宋 > 第232章 破口(二十二)
    希拉向谢松报告了自己在贵族会议上听到的内容,之后就直接回家找了父亲。和父亲谈完,她就跑去母亲身边。看着希拉脸上遏制不住的怒气,母亲拿出几个南瓜馅饼,又给希拉冲了杯冰红茶。

    吃着东西,希拉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丝丝。等她不小心被冰红茶稍微呛到一点,希拉终于爆发了,“这的是一群没用的男人!这边、那边、那边、这边,统统都是没用的男人!”

    母亲本想安慰希拉几句,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母亲干脆放声大笑。看老娘笑的开心,希拉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用力咳嗽两声,把气管里最后不舒服的感觉驱散,希拉本想抱怨,却也跟着母亲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希拉哭了。

    哭了好一阵,希拉看到一块热毛巾递到眼前。她拿起毛巾擦了擦脸,感觉舒服很多。拉住母亲的手臂,希拉蹭在母亲身边哼哼唧唧。

    “希拉,上来。”二楼传来父亲的声音。

    希拉站起身跟着父亲到了二楼书房,两人坐下,就听父亲说道:“希拉,你说的那些是你仔细考虑出来的?”

    “是的。”希拉已经恢复了精神,她果断答道:“问题不在于搞什么制度,问题在于那些人没用。欧罗巴行省到东地中海总共二十年时间,如果希腊是个富裕到能大量出口粮食的地区,一千多年来大家就没看出来?现在希腊能提供如此之多的粮食,能提供如此之多的鸡肉,说明宋国有能力改造希腊,罗马当权者没有这个能力。”

    欧罗巴行省向东罗马提供的不仅是大量南瓜与土豆,天冷之后欧罗巴行省一气运来了几千吨鸡肉。这些鸡肉都经过腌制,东罗马朝廷用年初粮价两倍的价格买下来分发给了君士坦丁堡与周边城市的居民免费食用。连着吃了几天鸡肉,人民群众的心情有所改善。然而希拉对于此事的看法并非东罗马朝廷的仁政,而是东罗马与欧罗巴行省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提比略阁下所说的问题,也许是提比略阁下很少接触宋人,对宋人对国家的忠诚和归属感格外感动。希拉和宋人整天在一起,感觉就大大不同。

    “女儿,我觉得你对提比略阁下并不那么支持,这是为什么?”父亲问。

    希拉心里面早就对提比略阁下腹诽了几十次,真到话至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直到她捶了一下前胸,这才把心里话讲了出来,“我觉得他并没有看到宋人的强大所在,宋人爱国是因为国家能够提供给宋人帮助。”

    总算是把话说出口,希拉突然觉得一阵轻松,既然已经说出第一句对高山仰止的提比略阁下的批评,之后的话就顺畅的倾泻而出,“父亲,宋人遇到问题就可以向大宋求助,大宋也能提供帮助。就跟农业技术一样,欧罗巴行省的宋人都是靠宋国提供的技术,宋国害怕他们不懂,专门从万里之外送来技术人员。我在欧罗巴行省的办事处遇到的技术人员都是从大宋本土派来的。我还问了他们为什么愿意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他们说因为待遇高,提升快。父亲,你能想象么,那些大宋的技术人员都是普通农民出身,普通农民啊!只要他们愿意学习,宋国就给机会让他们上学。我听说他们上学没学费,没生活费,可以向学校申请。学校给他们钱。这些学生可以毕业后五年内还清,都不要利息”

    希拉越说越是激动,遥远的大宋不像是一个国家,而像是一个童话。一个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美好结局的童话。希拉早就对这些充满了疑惑,但是又不能不相信。只要看了地球仪就能明白,这些宋人经过几万里的距离抵达了欧罗巴行省。

    希拉激动的说完,只觉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她甚至觉得很荒谬,自己怎么突然说了这么多。特别是还是在批评提比略阁下的谬误。大宋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呢,在东方游记中,那是一个富裕美丽的国家,而这个国家的制度甚至比那富裕美丽更加神奇。据说大宋的皇帝,也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最有权力的人说过,‘我们站在劳动者一边,劳动者的权益必须被保护’。这样的话从宋人嘴里说出来好像顺利成章,但是在东罗马这简直是奇谈怪论。

    劳动者就是身无分文,只有用自己的力气换取微薄的收入不至于饿死,甚至竭尽全力也会被饿死。但是在大宋,这样的人就可以过上安稳甚至是富裕的生活。正因为大宋给了这些人机会,所以这些人才会如此热爱大宋,他们说出‘我们’的时候,代表着国家、人民、华夏民族。这是希拉感受到而提比略阁下明显没有明白的事情。

    就在希拉觉得心脏蹦蹦跳的时候,就听父亲问道:“我的女儿,我知道你和宋人很熟悉,所以对他们的了解比提比略阁下更多。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宋人遇到问题可以依靠宋国,但是宋国遇到问题又该依靠什么人?”

    希拉愣住了。她的确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宋国是那么强大和富裕,应该没有宋国无法解决的问题。而父亲说的却是连宋国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又得是什么样的困难,难道还有宋国无法解决的问题存在不成?

    这时候夫妻你又说话了,“希拉你读过东方游记,我也读过。书里面写,蒙古人曾经差点毁灭了宋国,连宋国的朝廷都投降了。但是宋国皇室的赵嘉仁陛下带领宋国人击败了蒙古人,挽救了大宋。我的女儿,国家并非是无所不能的,如果真是如此,罗马王国就不会被罗马共和国替代,罗马共和国就不会被罗马帝国替代。能解决问题的一定是人类,这个不会错。如果国家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变故。只要举起罗马帝国的鹰旗,一切问题都该轻而易举的解决。”

    希拉沉默下来。她最怕的就是父亲这样和她讲话,因为父亲所说的道理即便谈不上颠扑不破,至少希拉自己没办法否定。如果宋国是不可战胜的,那也是因为有伟大如赵嘉仁这样的皇帝带领着宋国人民打败了蒙古。可希拉还是觉得有些东西不对劲,因为她真的看不出提比略阁下有什么办法创造这样的英雄。毕竟提比略阁下所说的东西连希拉都没办法完全认同。

    然后希拉听到父亲说道:“女儿,谢谢你的付出。我知道你一定很委屈,至少我觉得我并没有能帮到你太多。但是罗马一定可以复兴,这个复兴是从巴塞勒斯开始重建军团的时候就开始的进程,你已经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这时候也该让罗马人民作出选择了。”

    父亲的声音里有着希拉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热情,以往父亲是沉稳的,却显得有些忧郁。此时父亲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热情,仿佛是有什么点燃了父亲胸中的火焰。

    正在思考,就听到街上钟声急促的响起。那是有紧急情况发生的时候才会明显的警钟。希拉没有想躲起来,她冲出了父亲的书房,路上又觉得自己未免太大胆。又冲进卧室从衣柜里面翻出一把匕首揣进怀里。

    街上已经骚动起来,只见一队队军团的军团从各个方面冲出来,命令居民回到自己的家里。居民们惊恐不安的被军团士兵们赶回家里,几名士兵到了希拉面前,为首的那位和其他士兵们对视了几眼,说道:“请问是希拉小姐么?”

    希拉完全不认识这几名士兵,她有些警觉的问道:“请问我们见过么?”

    “我们给希拉小姐做南瓜和土豆推广的时候当过警卫。”为首的士兵答道。

    希拉实在是记不清当时是谁当的警卫,在越来越多的人参加的推广会上,希拉累得只想倒下就睡,她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到底参加了多少场推广会。不过希拉挤出了个微笑,“感谢诸位的相助。”

    听到这话,军团士兵脸上都露出些羞涩的表情。为首的士兵说道:“希拉小姐,请你赶紧回去吧。”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敌人进攻君士坦丁堡。”希拉执拗的问道。

    “这个不是敌人。是一些乡下暴民聚众前来君士坦丁堡。人数很多。”

    “暴民?”希拉不太敢相信。她到过东部的农村,看到的农民们虽然与希拉的审美观大大不同,却也不至于是暴民。那帮农民遇到贵族尚且唯唯诺诺,凭什么就敢进攻君士坦丁堡,所以希拉继续问道:“如果是暴民想攻打君士坦丁堡,军团不该早早就前去迎击么?”

    士兵首领看瞒不过希拉,就低声说道:“这个是农民。我听说是农民们举着条幅前来向巴塞勒斯情愿。”

    “农民?”希拉还是觉得不敢相信,她见到的农民可没有这么大胆子。那些农民连走出领地的勇气都没有,领地的边界对他们仿佛是天堑鸿沟,很多人一生都生在农庄,长在农庄,死在农庄。

    “希拉小姐,你赶紧回去吧,我们守名封锁街道,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士兵再次劝道。

    就在希拉不得不回到自己家的时候,东罗马皇宫中的东罗马皇帝已经得到消息。尊贵的巴塞勒斯被这消息吓了一跳,他连忙质问负责君士坦丁堡安全的将军为何会容忍暴民向君士坦丁堡进发。将军低头答道:“尊贵的巴塞勒斯,他们不是暴民,我们得到的消息里面这些人只是携带了行礼和食物,并没有携带武器。他们只是前来向巴塞勒斯请愿。”

    “请愿?”东罗马皇帝将信将疑。

    正在此时,就校官大步走进皇宫,单膝跪下向东罗马皇帝禀报,“启禀巴塞勒斯,那些农民到了君士坦丁堡门口,为首的人送上了书信。”

    东罗马皇帝结果书信,就见上面用粗鄙的希腊语写了很多。精通神学与希腊语的东罗马皇帝快速看完,这么多文字所强调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请求巴塞勒斯禁止军队和军队家属从农业经营者手里抢走粮食,还请求把塞勒斯将粮价恢复到进口元国粮食之前的价格。农民们表示,粮价低落让他们没办法卖粮,也就没钱购买生活用品。好不容易得到粮食价格回升,却迎来了抢掠。如果巴塞勒斯坚持这样的政策,那就请直接派兵将城外手无寸铁的请愿农民杀光拉倒,至少死亡还能让农民们不再经受痛苦。

    东罗马皇帝询问校官,“城外的真不是暴民么?”

    校官连忙答道:“尊贵的巴塞勒斯,我们没看到他们携带武器。如果巴塞勒斯不信,可以亲自上城头看看。”

    东罗马皇帝并不太信校官的话,忍不住看了看旁边的宦官。宦官连忙疾步向外走去,宫殿里面暂时沉默下来,直到东罗马皇帝问道:“城外到底有多少人。”

    “大概五千多人。”校官答道。

    东罗马皇帝终于松了口气,城内的罗马军团有五万人之多,对付五千暴民绰绰有余。不算太久之后,宦官赶回宫殿。回来之后就凑在东罗马皇帝耳边低声叙述着他所见到的,“巴塞勒斯,外面的请愿农民好像真的没有携带武器。不过有许多教士和他们在一起,还是请巴塞勒斯前去看看。”

    听说请愿的人里面有教士,东罗马皇帝对大牧首说道:“你去城头看看,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大牧首匆匆而去,这次过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大牧首的消息。有人回来禀报,大牧首已经走进了请愿的人群中,和那些教士们交谈起来。又过了好一阵,大牧首终于回来。他愁眉苦脸的讲述了所见,那些教士们都是愿意和农民一起请愿,祈求巴塞勒斯能够放松粮价,至少保证农民们不再被抢掠。

    得知外面的的确不是暴民,东罗马皇帝一颗心落回肚子里。不过片刻后只觉得非常恼火,凭什么那些农民就敢前来逼迫朝廷,站起身哼了一声,东罗马皇帝拂袖而去。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