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黑板屋”里的决议
    正文

    振北集团总部监察部的几个小办公室,都有一块两米见方的黑板,用来书写问题或者梳理线索,所以,那些房间被人背地里称之为“黑板屋”。

    据说,被请进“黑板屋”的大佬们,出来时,就没有一个是脸色好看的,不是本人被监察部盯死,需要限时交代问题,就是部门里重要人物被监察部盯上,后者都到了被“通知领导”的份儿,那十有是跑不了了。能惊动那些大佬们协助,那些被查的人物无又无不是他们的左膀右臂、得力助手,斩去左膀右臂能让人好受吗,更何况部门颜面、士气还会因此遭受沉重打击。

    这还不算,纷至遝来的各种烦心事,以及副董们的约谈、痛骂,无数的麻烦也会接踵而至。

    这才是最糟的。

    故此,六大事业部的各位事业总裁、总部各部门的一把手们,对监察部门敬而远之,对“黑板屋”更是闻名色变。

    相对而言,蒋括是幸运的,他就职以来,尚且没有机会踏进这里。

    同样,他也是不幸的,第一次来,不是因为手下哪个事务执行官犯事,而因“副手”执行总裁出了“问题”,监察部门各位高管几乎倾巢而出,主持会议的更是那位铁面无私、“冷酷无情”闻名的温言。

    这压力一上来,就是最最高级别的。

    蒋括紧张坐在那里,就好像自己出了事一样,恨不得先在心里过一遍自己是不是存在问题,甚至想会不会一会儿画风一转,被全场这群“集团鹰犬”集体问责。

    好在,那种情况不太可能了。

    在温言示意下,有人通报了关于白小升在南美那边的新闻动态,最新报道卡在五分钟前,足见监察部门对资讯掌握的严密、精準程度。

    “根据公关部门预测,我们必须要在六个小时内做出及时、有效、果决的应对,以此来扭转局面,不然集团遭受的无形损失,将会成倍骤增”

    那人发言之后,特别严肃提醒。

    随后,他看向温言,恭敬等待指示。

    温言面无表情微微颔首,示意他坐下,然后看了眼腕錶,环视这一桌本部门高管,徐徐道,“你们什么意见,给你们十分钟,顺序发言。”

    蒋括顿时紧张看着围坐这张桌的众人。

    十分钟分下去,在座每位高管发言时间,每人都还不够一分钟

    相比其他会议,有人一口气讲了个把小时,才刚陈述完“第一点、第二点”,后面“第三、四、五、六、点”还未“简要说明”相比,这可是真正的惜字如金的会,每个意见也就几句话的功夫。

    但越是这样,越让人紧张,一句不能听错听漏了。

    蒋括严阵以待,竖起耳朵準备认真听,认真评估局面。

    坦白讲,蒋括这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信白小升会犯下那么多严重问题。

    这里面一定有事,甚至有人陷害

    但蒋括想不到这是谁这么狠

    白小升是把谁给往死里得罪了

    原本,来之前,蒋括还想跟南美区负责人兰德沃通个气,毕竟白小升是在那边出的事,他想请兰德沃帮忙调查或者看有无“解决”的可能。

    但蒋括没能办成。

    一是,时间不够,二是,兰德沃的电话打不通。

    那会儿,蒋括就意识到不妙,陷害白小升的人,居然能让兰德沃“袖手旁观”,保持缄默,那就太可怕了

    蒋括心中担忧,提到了顶点。

    他也是没敢往兰德沃对付白小升那方面想

    “就算是构陷,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万一,白小升真有点问题,我该怎么办”蒋括也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因为白小升,他蒋括现在有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机会,但也正是因为白小升有问题,他可能受到牵连,甚至整个事业部都会受到牵连

    白小升要是远在南美的问题,有任何一点被坐实,那在大中华区能没有问题吗

    说不定集团会下令监察部门把整个大中华区都犁翻一遍,查找问题,到那时候,全部工作都会停滞,甚至各种合作遭受影响

    大中华区出现倒退逆潮,也未必没有可能

    “为了我自己,为了整个大中华区,我我,该如何”

    蒋括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忍不住暗暗捏紧。

    这是个艰难的选择。

    这两年来,蒋括越来越喜欢白小升,那个年轻人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干劲、魄力、目光,假以时日超过自己是一定的

    蒋括并不觉得白小升发达是对自己的威胁,相反很期待,毕竟大家是一个事业部的,自己人走的越高,自己也会骄傲,会得到人脉、利益越多。

    还有,蒋括其实挺佩服白小升的。

    白小升做成了他都没能做成的事。

    不过,白小升也终究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面对的诱惑,面对的选择太多,一时行差踏错,真不稀奇。

    “如果他只是一时的行差踏错,犯了一些事,那我又该如何”

    蒋括真的感觉迷茫,甚至不知所措。

    对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而言,这种迷茫可是前所未有的

    温言问起在场众人的想法,已经有人依次发言。

    “据我们的调查人员彙报,白小升先生在南美跟南美区负责人兰德先生沃发生冲突矛盾,还私下对南美区一些企业走访、调查,这已经算是僭越了”

    第一个人开口便拉回蒋括思绪。

    这件事让蒋括震撼,甚至感觉惊骇。

    白小升私自介入南美区事务,还跟兰德沃发生冲突

    这,这

    无怪乎,兰德沃会坐视不理

    等等

    这背后真正对白小升下手的,不会就是兰德沃吧

    蒋括瞬间想到了这点,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要真是这样,那就太糟糕了

    蒋括对兰德沃这人了解不多,却知道是个极难缠的存在,在总部人脉很深,在南美区更是如同一个土皇帝一般。连蒋括都万万不愿招惹那种人。

    第二人也开了口,“据我们掌握的情况,那南美多个城市多个部门,都对白小升发出指控,皆有人证、物证就算这么多事情同时爆发,事发蹊跷,但有人敢无风起浪,去挑战所有部门权威人士的能力吗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事情都是真的或是假的,我个人认为,最起码,白小升先生的一部分问题应该是存在的”

    第三人紧跟着道,“目前最为紧迫的问题,是舆论问题,而不是调查哪些事是真,哪些事是假,公众不会给我们太长时间去调查。我看,可以先对白小升先生做出有限度的处置,先让他配合当地的调查,暂停工作,这也是为了搞清楚情况嘛如果事后调查清楚,白小升先生是被冤枉的,大不了还他一个清白”

    监察部,门的高管们一个个人说下去,就算对事件本身存疑的人,也都主张先遏制事态。

    哪怕,因此“委屈”了白小升一些。

    身正不怕影子斜,白小升真没事,就当是提个醒了。若他真的没事,事后可以“平反”,甚至总部给予一定的补偿。相信他,也会理解。

    总之,所有人都认为不能让白小升影响到集团声誉

    如此一位高管带来的影响,很严重,一旦影响股市,蒸发掉的资产,可不是小数目

    眼看全场高管都主张弃卒保车,蒋括的脸色有些发白。

    原本他想替白小升发声,现在却深深犹豫了。

    怎么着,他蒋括要跟全部监察部高管唱对台戏,对集团利益弃之不顾

    这个大帽子,那可不是儿戏

    蒋括自认为他担不起。

    心乱如麻的蒋括,对余下的那些监察部高管发言,是一句话没听进去。

    “我要是发声力挺白小升,自己就会有大麻烦”蒋括暗道,“可是,倘若是连我都不支援白小升,他就真的没人月台,真的要承担一切了,哪怕他是冤枉的”

    何去何从

    蒋括从未感觉到过,抉择,是如此的艰难。

    他数度发狠,要“捨出去”白小升,并且告诉自己是为了大局,为了集团,为了大中华区,为了他自己

    但数度,他又默默否决那个念头

    “蒋先生,你的意思呢”就在蒋括纠结煎熬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问道。

    蒋括一时间,竟然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那个声音再度问了一遍。

    所有人都看向蒋括,蒋括这才惊觉。

    发声的,自然,是温言。

    “啊,我我”蒋括迎着一双双锐利目光,看到主持席位那个唯一温和的目光。

    那目光是温和的,却更让人感觉压力。

    监察部门的老大,温言,在向他询问意见。

    他蒋括,当如何

    蒋括觉得自己喉咙发堵。

    一切情况不明朗,白小升究竟有没有问题还不得而知,就算不是全部,只佔一二,也是有问题,要是自己立场不对,后期也很可能被人拿了话柄,监察部门这班人很可能以后都会缠着自己不放

    蒋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懂得自保的人,从不会让自己陷入两难境地。

    但这一次,他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想抽身,却越发觉得深陷。

    或者说,他本心不愿意“脱身”在外。

    温言目光平静看着蒋括,在等他意见,似乎蒋括只要模稜两可说,为了集团,全凭监察部决断之类的话,温言就能立即拍板,发出对白小升的处置方案,上报副董。

    “我”蒋括迫于温言给他的压力,终于开了口。不过,一声“我”,却让蒋括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一跳,感觉那公鸭嗓的声音,听着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我蒋括认为,我集团、这个声名,这个”

    蒋括忽然感觉羞愧,深深羞愧。

    他能做到事业总裁这么多年,眼下发表个意见,居然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往下说了。

    真不叫个男人

    蒋括甚至看到几位高管目光玩味看着他,甚至眼神里流露出些微的嘲弄。

    cao他妈的

    我cao他妈的

    蒋括心中忽然很愤怒,很生气,在心底破口大骂,骂看着他的人,骂白小升

    白小升,你他妈的你就不能不给我找麻烦吗

    蒋括骂了白小升,心里一下舒坦了,畅快了。

    “我认为,集团声誉很重要”再开口,蒋括忽然找回了底气,话语连贯,声音肯定。

    许多人露出“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嘲弄目光。

    “但是我们这些高管的荣誉、声名,就不重要了吗”

    蒋括紧随其后的这一句,让全场惊愕,许多人目光一下锐利起来。

    蒋括反倒不怕了,甚至比往常更加大声道,“我们这些高管为了集团,为了事业,不说抛头颅洒热血,但是贡献青春,贡献智慧跟汗水是一定的吧就算也是为了自己前程、财富,但也不能否认我们的功绩这集团大厦,这座摩天大楼,都是我们一阶一阶垒起来的眼下,白小升出了那么大的事,是个人都看出来,有问题怎么可能,那么多破事一股脑冒出来,一起大规模爆发这不是有问题,这是什么白小升真是坏人,不可能这么蠢让自己被曝个底掉吧我就问,你们各位敢拍着胸脯说,你们信吗”

    蒋括用大无畏目光看着在场的高管,“我们监察部门的各位,目光卓越,英明神武,不会看不出问题吧。居然不经过任何调查,开口便是牺牲个人,成全集体”

    “我问你们,没有个人,哪来的集体”蒋括甚至愤怒一敲桌子,喝道,“胡乱牺牲一个做出卓越贡献的人,这才是给集团抹黑”

    这话,说出了蒋括全部心声。

    何其痛快

    在场的高管们冷漠看着蒋括,丝毫没有被触动。

    只是,许多人略有意外,在他们看来,绵软的蒋括,怎么敢当着他们的面如此

    是他们近阶段少提刀了,还是他蒋括飘了

    甚至有几人开始端详蒋括,目光玩味。

    “蒋先生,你的情绪,激动了。”温言双手叠在一处,用手背支着下巴,不冷不热道,“这是我监察部门,你敲我桌子,是对我不满吗。”

    这句话,一下让蒋括脸色难看起来。

    温言这个人,不光是监察部门的老大那么简单,他只是暂时在这里掌权,他的背景很不寻常。

    别说蒋括,就算六大事业部任何一人,哪怕是兰德沃都不敢在他那里造次。

    “我不是那个意思。”蒋括忙道。

    温言一笑,“我刚刚,也是跟蒋先生你开个玩笑,不必当真。”

    笑话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一点笑不出来的玩笑

    蒋括乾巴巴笑了笑。

    温言环视众人,徐徐道,“各位能把集团利益置于首位,我很是欣慰,这证明你们无愧于集团的培养,在这个位子上,也是合适的。”

    众人看着温言,都露出一个笑容。

    得到这位的称讚,他们感觉脸上颇具荣光,很有面子。

    此刻的蒋括,却心里冰冷。

    这个人发声,白小升结局已定,连副董反对怕是都不好使

    我终究,还是帮不到他

    蒋括忽然有种深深的颓然无力之感。

    “但是”温言话锋一转,目光迸发出两道前所未有的寒芒,“我提醒我们在座的各位监察主管,你们秉承的,是集团的正义,企业的良心,而不是为了利益而利益集团利益,也包括那些高管们的人心、名誉”

    “一个连自己人都庇护不住的集团,它就不是一个好集团”

    温言最后这句话,让所有人心中凛然。

    这些话,他们可万万没想到。

    怕也就温言先生敢这么说。

    蒋括也愕然看向温言,怎么也没料温言会如此的表态。

    这事态,似乎跟他预估走向大不相同

    意外之喜

    “我认识白小升这个人,我了解他,我相信这么大规模爆发新闻,是有人在刻意诬陷他”温言沉声喝道,声音之中,透着雄浑怒意,“这是在向我们挑衅,向我监察部门挑衅我以为,白小升不能受到如此待遇你们给我火力全开,去查南美区”

    “还有,今天这场会议,注意保密”

    “若有人胆敢无端走露丝毫风声,后果,你们清楚”

    温言眼眸迸发寒芒,扫视全场,众人无不心悸。

    “散会”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