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革命吧女神 > 第九卷破碎不朽 一千一九九 罗罗重装上阵与冉娜以德服龙
    重压消散,罗姆罗斯叹气:“康斯坦丁,老朋友,你来得还真及时啊。看来你也知道很多事情,谢谢你的……劝解。”

    窗外暗金光芒更加炽亮,康斯坦丁的声音从窗外而不是传讯器里发出:“陛下,这不是劝解,就像当初进攻神皇堡一样,您与您的部下不是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吗?”

    说到神皇堡之战,罗姆罗斯神色恍惚了瞬间,嘴角也不由自主的翘了翘。

    的确,当时觉得自己在那场人神之战中没起到多大作用,可事后回想,不计赤联那边的神祇、魔女以及李奇、凯恩那些规格外的凡人,自己和部下们的表现至少算得上合格的普通一兵了。

    “那么,我……还有我的帝国,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他推开窗户,康斯坦丁、麦斯维、艾格莎几个“老援罗”就在外面的花园中,身上的魔导武装处于飞行模式,闪烁着各色神光。

    见到他露面,众人都微微躬身点头,康斯坦丁说:“新大陆的战斗有可能波及到旧大陆,最优先的工作是疏散民众,陛下需要马上发布紧急避难的谕令。”

    罗姆罗斯暗自惭愧,在神皇堡之战前,赤联就将民用避难所的各类详尽资料,包括配套的简易魔力炉、维生系统等设备资料作为技术援助,免费送给了他。如果按照赤联建议的保障体系来建造的话,那么至少能收容两三千万民众,在地震、海啸、陨石等自然灾害中躲过一劫。

    最初他还算用心的推动过,不过到后面被神傀会那帮人控制了基层,朝堂上进一步强化军备的呼声也很高,他就不再投入资源了,到现在也只有帝都等少数几个城市配备了勉强能塞下妇孺老弱的避难所。

    旁边的艾格莎很善解人意:“能救多少就救多少,救不了的也可以指出自救之路,总之尽力就好。哪怕是神祇都无法完全主宰凡人的命运,何况只是皇帝呢?”

    罗姆罗斯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他皱眉说:“我这个皇帝,其实就是面旗帜,更多时候我把自己看作一个战士。康斯坦丁,刚才你说需要援助?”

    康斯坦丁说:“我们刚收到消息,新大陆之上的主位面屏障被打破了,虚空龙神用虚空风暴裹住了新大陆。”

    “新大陆上面已经有好几万民众,而且不到最后关头,我们也不愿就这么放弃新大陆,所以……”

    “现在需要的不是浮空舰和军团,而是强大的战士。”

    “陛下愿意的话,可以集合最强的战士,跟我们前往泰格杰尔要塞。”

    “我们准备从那里打通突入新大陆的通道,但有力量安全穿越那种通道的战士不多。”

    罗姆罗斯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他沉声说:“新大陆上面也有我们的人,这不是援助,而是……并肩战斗,就像神皇堡之战一样。”

    关上窗户,罗姆罗斯回头,撞上忒温丝的盈盈目光。

    忒温丝说:“我也要去,这一次我不会再在这个空空荡荡的皇宫里等着,更不会去其他地方避难。”

    罗姆罗斯下意识要拒绝,可对上忒温丝那双清澈眼瞳,儿时的记忆骤然翻上心头。

    他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晚上闲不住趁着老管家没注意想翻墙出去玩,结果被忒温丝拦住。

    那时候忒温丝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却异常坚决的说:“我也要去!”

    罗姆罗斯很讶异,忒温丝说:“我知道拦不住少爷,但守护少爷是我的职责,所以我必须跟着去!”

    被忒温丝的盈盈目光裹住,罗姆罗斯放弃了。

    记忆又牵起了刚才还在心中翻腾的怒涛,罗姆罗斯这次自然不会选择不去了,但“不行”一词,他也再没办法说出口。

    怒涛已经平息,此时回味,他为自己在做出选择前被打断而无比庆幸,同时为自己居然差点做出了选择而懊恼。

    那绝对不是他的本心,那时候的巨大压迫里,阴霾重重……

    既有藏于他影子中那位即便早为众人周知,却仍然不露形迹的神祇,也有通过魂像技术吞进自己灵魂中那八只奇灵的躁动。

    阴霾还不仅笼罩在自己身上,忒温丝的背后不就站着生命女神瑟贝妮吗?刚才只要自己下了决心,祂必然为之喜悦吧。

    “忒温丝,我坚持到现在,我坐在这个对其他敌人来说显得可笑的宝座上,为的就是不让你成为别人的棋子,哪怕是神祇也不行!”

    罗姆罗斯没有直接回答:“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的错。当初你成为生命圣女的时候,我就该意识到的。可惜那时候我以为生命女神跟其他的神祇不一样,是值得信赖的,没想到……”

    他叹道:“也对,费恩世界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哪个神祇可以置身事外呢?”

    神色转为沉肃:“你可以去,但只能呆在要塞里。”

    忒温丝拍拍胸膛,哗啦啦一阵响动,一件轻巧贴身的魔导武装包裹住身体,看那简洁的款式以及顺着肩头向臂腿伸展,将人体轮廓勾勒出的碧绿光芒,显然是赤联制式的魔导武装。

    忒温丝说:“不要小看我啊罗罗,我从艾格莎那搞来了她们最新的魔导武装,哪怕是一个传奇小队,我都能一个人压着他们打。而且我还强化了治疗能力,你身边不是很缺我这样的乃……哦,治疗者吗?”

    罗姆罗斯的眉头重新皱起:“艾格莎……你跟他们的关系紧密到了这种程度吗?是他们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忒温丝很严肃的摇头:“不要多心罗罗,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艾格莎他们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而且他们赤联跟我现在尊奉的女神,关系已经破裂了。”

    这事罗姆罗斯自然知道,赤联那边的生命系超凡者全都失去了瑟贝妮的眷顾,当时还搞出了很大乱子。

    他不再怀疑,但态度仍然没动摇,很坚定的说出了“不行”。

    “好吧,我就留在要塞里。”

    忒温丝没再坚持,拍拍他的手说:“那么快去集合部下吧,我猜第一个就是格芮塔。”

    罗姆罗斯苦笑,牵住忒温丝:“我们一起……”

    几分钟后,所有传奇以上,拥有战斗技能的部下汇聚在了皇宫偏厅里。他们接到了皇帝的紧急传讯,不管身在何处,正在做什么,都第一时间用各种手段传送回特罗斯,赶到了皇宫。

    偏厅里人头攒动,既有卫队长、将军、总督,也有皇室魔法师、奥术师,还有由暴政教会整合的意志教会主教,男男女女,总计上百。

    “诸位,决定世界命运的战斗开始了。”

    罗姆罗斯的动员异常简洁:“这是一场没人能置身事外的决战,我不想坐在这里等死。”

    “我们不是为什么高尚的信念而战,只是为了能继续活下去。”

    “所以我选择战斗,跟老朋友一起战斗,你们呢?”

    在场的人是被罗姆罗斯来回清洗后剩下来的,还有意志教会的神职者虎视眈眈的盯着,再加上从未在这种场合出现过,现在却站在罗姆罗斯身边,还一身赤联武装的皇后,任何一个本想说不的人都难以开口。

    于是厅堂里响起热烈的呼喊,至少他们有值得追随的人。

    将疏散事务和帝国政务交托给官员,罗姆罗斯带着这支中队规模的传奇部队,一个个跨进厅堂外康斯坦丁等人开启的传送门里。

    队伍末尾是格芮塔,当忒温丝出现在罗姆罗斯身边时,她就识趣的退到了角落里。

    她抬头仰望像是游动着墨团,阴霾因此漂浮不定的天穹,悠悠低叹。

    “跟世界的变化比起来,凡人的努力真是渺小啊。”

    ………………

    泰格杰尔要塞中心传送大厅,紫光闪烁,一个个身影跨出传送门。

    罗姆罗斯等人出现,原本觉得这么多人会让对方乱上一阵子,没想到大厅比皇宫礼厅还要宽阔,来来往往的人成百上千,其他传送门也在源源不断吐出人流,乱的反而是他们。害得罗姆罗斯客串了回带着小学生旅行的导师,整理好自己人的秩序。

    从头顶飘下金属圆球,发出人声,同时投出指示箭头,引导他们来到贵宾接待区。费共军团委员会的次席委员威尔森在此迎接,把罗姆罗斯和忒温丝带进了要塞指挥所。

    看到一头大波浪秀发正左右飘飞,发下那张“东费恩国民情人”的美丽容颜镇定自若,红唇以极快频率无声翻动,罗姆罗斯心中那点因为奇丽或者李奇没来迎接他而生出的不快骤然消散。

    欧萝拉都忙成这个样子,奇丽和李奇就更不用说了。

    “情况怎么样?”

    他不敢打扰欧萝拉,问陪同的威尔森,眼角注意到忒温丝正满眼星星的打量布满光幕的指挥所,悄悄轻轻掐了掐忒温丝的手臂,传去“咱们能不能别这么乡巴佬”的意思。

    当然他同样很新奇,只是脸上绷得住而已。别说指挥所,传送大厅和附近的设施都是他前所未见的,这可是直径两三公里的浮空要塞啊。

    “很不妙……”

    威尔森遥遥一点远处的光幕,罗姆罗斯和忒温丝眼前的空气里展开同样光幕。

    影像非常模糊,还没有色彩,粗看就是一块块黑灰白色斑游动。

    威尔森解释说:“通道还没打开,现在就靠我们的红网传递信息,分辨率很差。”

    忒温丝是看不懂,罗姆罗斯看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上方压下来的黑灰色斑应该是塔克希丝发动的虚空龙潮,下方的白斑应该是巴哈姆特这边的力量。看起来白斑正在苦苦支撑,完全处于守势,而且是那种随时都会崩溃的危险状况。

    “我带来的人不多,但都是传奇以上,该怎么做?”

    罗姆罗斯也懒得再管细节,像上次神皇堡之战一样,把自己当作客军,听赤联这边指挥就行了。

    威尔森指着正往这边来的青年说:“先去换装,我们会派联络小组跟在陛下身边,康斯坦丁他们也会跟陛下保持实时联络。”

    那个青年向罗姆罗斯微微躬身:“皇帝陛下,请跟我来。”

    让忒温丝留在指挥所,罗姆罗斯带着部下,通过舱室之间随坐随走的电动轨道车,来到宽阔的作战整备区。

    青年指着吊在龙门架上的金属装甲说:“请先穿上内衬,大家放心,上面没有任何探测、监视和控制灵魂的设备,只有必要的通讯设备。”

    罗姆罗斯跟部下都是一愣,见多识广的格芮塔叹气:“小伙子,这哪是内衬,你说错了吧?我们又不是乡下泥腿子,连你们的魔导武装都不知道。”

    青年挠着头傻笑:“是是,这的确也是魔导武装,不过它的型号就叫……内衬。”

    格芮塔没好气的道:“什么古怪名字,难道还有外套?”

    青年点头:“是啊……”

    话音刚落,头上嘎嘎作响,一部处于开启状态的巨大机械滑下,停在“内衬”型号魔导武装的上方。

    那是部有手有脚,很像魔法傀儡的魔导机械。只是没什么装饰,所有线条和零件都为战斗服务。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玩意高接近二十米,宽也有十多米,开启的肚腹部分有清晰的挂架和接口装置,正好容纳“内衬”。

    格芮塔呆呆看着应该称为“机甲”的机械,嘴巴张着好一阵合不拢。

    罗姆罗斯庆幸加怜悯的看看她,决定后面有空慰问下她。

    “这是虚空武装……”

    青年开启解说模式:“虚空之力的侵蚀非常可怕,哪怕是传奇,只靠肉身力量,在虚空里也呆不了多久。要能顶着虚空之力长时间战斗和工作,必须有足够的防护,所以我们用这样的装备来确保安全。”

    “不用担心操纵的问题,等对接完成后,你们会像只穿着普通魔导武装一样,只是行动要迟缓一些。”

    “也不必顾虑力量属性,这是专门为不能接入红网的友军设计的,主要能源是自然魔力。”

    罗姆罗斯打断:“好了,情况紧急,知道怎么用就行,我们不关心原理。”

    他第一个站上整装台,由青年帮忙装配虚空武装。

    见青年手脚异常娴熟,罗姆罗斯生出一丝想法:“你很懂这东西啊,叫什么名字?”

    青年露齿笑道:“斯塔克-托林,皇帝陛下。我当然熟悉这玩意,是我主持设计的啊。”

    罗姆罗斯没趣的抽了抽鼻子,脑子里那缕杂念如肥皂泡般碎裂。

    ………………

    新大陆中心,白金龙骨之上,已经有三分之一的金龙被虚空龙潮啃破金光护盾,浑身喷溢着黑烟,凄厉惨叫着坠落。

    剩下的金龙还在苦苦支撑,巴哈姆特给他们加持的白金结界本是无比强大的。放在旧时代,他们中随便一头都能横扫大陆了,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最可怕的敌人。那些冒着黑气,裹着令灵魂冻结寒意的虚空龙不仅数目繁多,很多还是他们曾经的亲友。龙魄散发的气息,变得尖锐却依旧熟悉的咆哮,从身体到灵魂,再到感情上三重打击着他们。

    虚空龙潮的目的是矗立在雪山之巅的白金龙骨,这是巴哈姆特本体的遗骸。龙神成神后留下自己一根龙骨,作为守护族群的屏障,必要的时候也是召唤物,这个传统还是由巴哈姆特的这根龙骨开启的。

    作为上一代正义至善和光明之主,本体与意志已经投入到未知时空中的巴哈姆特,它留在费恩世界的龙骨还不只有这样的意义。

    简单的说,白金龙骨就是巴哈姆特在费恩世界的神座,失去了它,巴哈姆特在费恩世界就将成为永恒的传说。而获得了它,虽然无法继承巴哈姆特的神位,一个无限接近伟大神祇的神座,该有什么价值不言而喻。

    不过白金龙骨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塔克希丝即便用本体挤入了主位面,却仍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让手下当炮灰,一点点削弱巴哈姆特的力量。

    金龙们在巴哈姆特的加持下全力抵挡,三位龙神也表现得很英勇。

    最残忍的黑龙之神和最暴躁的红龙之神立在金龙防线前端,像红黑两色的巨大山峦,遮蔽了小半天穹,将虚空怒潮撞碎成片片残渣。白龙之神虽然畏畏缩缩,也没有退到自己的子孙后面。

    其他族类的巨龙也获得了白金龙加持,黑龙奋勇争先,白龙铜龙钢龙和宝石龙们守在金龙黑龙下方,嘶咬冲破第一列阵线的虚空龙交战。

    唯有红龙,即便红龙之神还在战斗,他们仍然一哄而散,只有寥寥几头红龙留了下来,发出悲怆的咆哮,跟随自己的龙神战斗。

    巴哈姆特全力支撑着白金龙结界,而在白金龙骨底部,本是雪山的地方冒起大片丛林,无数藤蔓伸向天际,拧成若干股,击打着穿透巨龙防线的虚空龙。

    丛林之下,古朴深沉的碧绿神光闪烁着,那是西凡纳斯,祂响应了巴哈姆特的号召,第一时间赶到。

    除此之外,再没其他神祇赶到。

    “吾还以为赤红女士会第一个到呢……”

    巴哈姆特自嘲的呢喃着:“没想到不仅祂没有来,其他神祇也没来,就只有你啊,老友。”

    丛林中的一株大叔摇曳着树冠,回应说:“这说明我们已经不为这个世界所容了,那么以这样的方式迎来终末,也很不错。”

    这时天空中射过来道道缤纷神光,一个清冷神念传来:“还有我呢,至于小红,她缩卵多正常啊,上辈子就怂得很!”

    黯灰光芒射来,在龙骨附近凝成纤弱身影,正是暗月女士冉娜。

    道道神光盘旋在龙群之外,用各种法术各式武器轰击着虚空龙。这些都是凡人,虽然本身远不如巨龙强大,但靠着魔导武器,攻击却更加有力,让虚空龙暗潮的倾泻之势骤然一滞。

    “老家伙,快给这些人加持……”

    冉娜说:“他们应该还能帮你顶会。”

    不必她催促,巴哈姆特已经将白金龙结界加持到了参战的每个凡人身上,让包括辛伯纳在内,正战战兢兢乃至肝胆皆裂的凡人吐了口大气。

    “非常感激……”

    巴哈姆特庆幸而感慨的道:“真是……路遥知马力啊。”

    冉娜呸道:“没想到你也是个老污师!”

    天穹骤然动荡,塔克希丝又有了动作。

    祂显然无法接受眼前的变化,漆黑裂缝撕开,拉出了剩下的躯体。

    仅仅只是龙头就有上千米长的巨大神躯整个显现,巨大的威压让巴哈姆特用神力稳住的大地再度摇曳。

    “巴哈姆特,向费恩做最后的告别吧——!”

    塔克希丝的轰鸣变作实质雷光,劈得三个龙神都挡不住。

    祂高举龙爪,牵起滚滚黑潮,朝着白金龙骨轰下。

    “塔克希丝,你休想得逞!”

    巴哈姆特的投影渐渐凝实,与此同时白金龙骨散发出的金光急速变淡。

    有冉娜帮手,祂可以抽出更多守护龙骨的力量用于战斗了。

    金光与黑潮相撞,天空中荡出一圈似乎世界初生的冲击波。

    在吞噬一切的炽亮光芒中,巴哈姆特的神念伸展到了每种感知里。

    那是极度的意外和不解……

    “不!永恒之战不该蔓延到这里!”

    “你不是塔克希丝!你是提亚玛特!”

    “你为什么……”

    “既然如此……”

    神念没有呈现完就被异力混淆,这时候在半空中撑开护盾裹住自己的娇小身影,忽然发出清脆笑声。

    “果然如此,小道消息是正确的。”

    冉娜在半空打了个响指,埋在辛伯纳等数千凡人灵魂中的冰寒种子骤然爆裂。

    愤怒、仇恨、憎恶等等无尽的负面之力冲刷着凡人的灵魂,令裹住他们的白金龙结界也骤然变得灰黯浑浊。

    秉持正义至善与光明之道的白金龙结界骤然污秽,不仅冲乱了龙族的防线,连虚空龙暗潮也随之一滞。

    冉娜拉出一道虚影,射向白金龙骨。

    同时她还拉起一串得意的笑声,在空中流转飘曳。

    她如复诵宇宙真理般宣告:“宝贝无主,有德者居之!”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