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革命吧女神 > 风暴群岛 三百三一 革命还没成功,魔法师同志们要继续努力

三百三一 革命还没成功,魔法师同志们要继续努力

    “七百七十一、七百七十二……加油啊陛下!”

    赤红神座上,小天使拍着巴掌加油,小红帽挥手抬腿,如天鹅般优雅。

    “重放第四曲!从头开始!”

    神座上飘扬着《天鹅湖》的舞曲,呼应乐曲,什么轻步前进、击脚跳、单足旋转,小红帽化身芭蕾舞娘,跳得不亦乐乎,在符文鱼间穿梭闪避。

    她兴奋的嚷着:“一层膜就想挡住神祇,真是小看码农的智慧!”

    ………………

    步行道下,仰望座座雕塑,听海瑟薇用温润嗓音一个个的介绍,李奇还是沉浸到了风暴群岛的万年历史里。

    第一纪元,魔法帝国崩溃,整个主位面都充斥着魔力风暴,传送法术和浮空船都不能用了。残存的魔法师们大多缩在自己的安全屋里,以为不过是一时的灾难。只有一群魔法师预见到未来的命运,带领着追随者跋山涉水,蹈海搏浪,来到风暴群岛。

    海瑟薇用骄傲的口吻介绍了自己家族的祖先,介绍梅奈苏斯家族的祖先时,语气更为恭敬,再到苏洛蒙以及其他被推翻的黄金家族的祖先们,就换上了遗憾的口吻。

    那些黄金家族的祖先雕像并未被推倒,功绩也没被抹灭,让李奇暗暗钦佩魔法师的气度。不过再想想,这也跟魔法师更注重物质层面的力量有关,他们不屑于在文化和心灵上动手脚。比如阴影城的夜女士信仰,魔法师就是放任的姿态,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批伟人是风暴群岛的开创者,以及风暴群岛二三百万人的血脉之祖。他们的雕像只是极少一部分,大部分雕像都是在漫长的开拓史里,涌现出的伟人。

    在次位面膜被法则化之前,风暴群岛一直是飓风狂浪和魔力潮汐交织的险恶之地。白银城作为最初的落脚地,从若干小岛一点点建设为坚固的堡垒,而这座堡垒,差不多就是用血水和尸骨垒砌起来的。

    “最初我们在小岛上建设魔法塔,再将魔法塔连接成屏障。但魔力潮汐让法术经常失灵,地表上的工程挡不住狂风巨浪。最危险的时候,所有人都退到了一座魔法塔里,以为那就是末日。还好,在魔法塔被摧毁前,终于风平浪静了。”

    “认识到直接在地表上建设家园的方向是错误的,我们就往地下挖出了一座城市。在好几个千年里,风暴群岛的人都住在地下。是啊,那座城市,就是现在的地底城。”

    “我们的先祖们努力研究风暴群岛的自然环境,终于掌握了一些规律,找到了适合本地环境的施法方式,渐渐拥有了改造自然的力量。”

    一部分雕像就是这样的“科学家”……

    “而后我们在地下城市的基础上,开始建设地表的家园。魔法师终究不是黯精灵,总是希望能沐浴在真实的阳光和月光之下。”

    “在第二纪元末期,我们开始发现一些通往外层位面的空间缝隙,可以在外层外面找到一些资源。主位面也安定多了,很多人有了重返大陆的意向。当时的争论很激烈,甚至爆发了冲突,当然还没到内战的程度。”

    “很快,纪元更替到来了,神战爆发,整个主位面陷入末日般的景象,风暴群岛也受到了波及。所有人挤到了地底城,才勉强度过了那场灾难。”

    几尊雕像是力主留在风暴群岛的魔法师,以及在危急关头,爆发出所有力量,维持住地底城屏障,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烈士。

    李奇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魔法师的认识有些改观了,在对抗自然,保护族群这个立场上,魔法师还是很坚定的。

    “进入第三纪元,大家都不再提重返大陆的事情。因为纪元更替,空间缝隙增多,我们把缝隙建设成永久的空间通道,从外层位面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源,终于在白银城站稳了脚跟,建设起高塔。”

    海瑟薇介绍了第一批从外层位面带回资源的英雄,外层位面的探索更加危险,即便是传奇都如履薄冰,一个不慎就彻底完蛋,风暴群岛为此牺牲了无数精英。

    “到了第三纪元末期,黯精灵入侵主位面,我们经过了激烈争论,最终决定介入大陆形势。当然这个决定也有忠诚神廷的贡献,那时候的图铎大帝还不是皇帝,他作为神廷的代表,率领代表团来到风暴群岛,用无可辩驳的事实、令人信服的雄辩,还有即便是半神都无法撼动的信心,说服了风暴群岛加入到反抗黯精灵的事业里。”

    海瑟薇看着李奇,眼里含着仿佛自上个纪元穿透而来的沧桑:“我们专门查阅过资料,在图铎大帝的高阶侍从里,有一个人姓哈德朗。而那个哈德朗的身边,又有一个姓普雷尔的低级卫士。”

    李奇正为海瑟薇所说的忠诚神廷而震动,思索着那个忠诚神廷,跟图铎帝国瓦解后重建的忠诚神廷是什么关系,听到这话,暗道一声卧槽,普雷尔家族的祖先居然也有这样的来头!?

    海瑟薇说:“所以啊,至高议会不仅是在迎接特蕾希娅女王的代表,也是在欢迎好友的后人,历史的画卷,就是由一代代伟人描绘出来的。”

    “这是英雄史观……”

    李奇在心中说,这是特蕾希娅为之奋斗,希望澄清旧弊,可以万世绵延的秩序,也符合费恩世界现有的生产关系。正因如此,摧毁这样的秩序,就是费共的必然使命。

    虽然有此认识,站在这些雕像下,李奇还是为之震撼。

    即便是落后的史观,个人的心灵面对它时,也依旧是渺小的。

    两人走到了雕像长廊的后半部分,海瑟薇继续解说:“因为我们魔法师的加入,忠诚神廷赢得了神战,图铎帝国保卫了大陆。罗丝死了,黯精灵覆灭。所以第三纪元到第四纪元的更替很平缓。”

    “不过因为神祇的变动,主位面和风暴群岛还是经历了短暂但猛烈的魔力潮汐,原本计划封闭掉的地底城又被启用了。”

    “进入第四纪元,忠诚神廷和图铎帝国的崩溃,让风暴群岛更深的介入到大陆,但也对风暴群岛的安全产生了更深的忧虑。一份搁置了上万年的计划又被拿出来重新讨论,那就是法则化次位面膜,为风暴群岛带来永恒的安定。”

    说话时,两人来到雕像长廊的最后一截,看着一个空空荡荡的底座,李奇愕然,这是给活人准备的吗?

    “海瑟薇-米斯莉,风暴群岛最后一位有资格立像的伟人,我的名字就来自于她。”

    海瑟薇-泰德的目光落在底座之上,仿佛那不是空的,是真的有尊雕像。

    “米斯莉?”

    这个人必定大有故事,反正这次会面完全是礼节性,李奇更乐意先满足好奇心。

    海瑟薇悠悠道:“是的,米斯莉,可能就是魔网之神密斯特拉的凡人姓氏。”

    李奇打了个哆嗦,这可不是大有故事了,而是来头太大!

    等等,为什么说是“可能”?

    “你该知道,魔法师对魔网的信仰是很复杂的,在黑暗时代就有过‘魔法女神密斯特拉’,不过黑暗时代的费恩跟现在的费恩终究是两个世界了,那个女神也早已经陨落。”

    “现在的魔法师,即便是最理性的人,在追索魔网的奥秘时,也会下意识的将未知归为一个具有人格的意志,将其当作神祇。”

    “这种信仰以前还是模模糊糊的,魔网本身也在一直变化。但在一千年前,魔网真的开始有了类似神祇的清晰意志,魔网之神密斯特拉真的出现了。”

    这个时间点,先不说跟忠诚神廷和图铎帝国的崩溃几乎是同时的,也是风暴群岛法则化次位面膜的时间啊。

    “你猜到了什么吗?”

    海瑟薇深沉的道:“我不能明确的承认,但可以告诉你,我们怀疑,海瑟薇-米斯莉,就是密斯特拉。”

    怀疑?

    李奇递过去一个怀疑的眼神,海瑟薇淡淡一笑:“因为没有任何直接并且确凿的证据。”

    那么问题就绕回来了,这个米斯莉,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是那个时代风暴群岛最杰出的魔法师,已经到了九级巅峰,身上已经出现了层纹。”

    海瑟薇摇头说:“层纹是什么你不必知道,总之如果她愿意,完全可以晋升半神,邀游在外层位面,不再受凡世的束缚。”

    李奇点点头,层纹这东西,的确不必你说。

    “她提出了将次位面膜进行法则化的可行方案,但因为风险太高,至高议会,甚至是半神会议都没有同意。”

    “于是她决定铤而走险,瞒着至高议会和其他半神,开启了次位面膜的法则化进程。”

    “进程一旦开启,停下来就是场巨大的灾难,至高议会只好和半神们跟进。”

    “结果还是出现了问题,因为能源不足,不仅没有完成法则化,反而遭受了自然法则的反噬。风暴群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风浪和魔力潮汐。”

    “人们不得不再次躲进地底城,但人太多容不下,只好把地上那一层,也就是现在的阴影城封闭起来,准备迎接恐怖的灾难。”

    “在最后关头,米斯莉站了出来,把她自己投进了为法则化次位面膜建造的魔力熔炉中……”

    李奇抽了抽鼻子,还真的很感动人啊。

    “法则化次位面膜的技术原理很简单,就是从牵引魔网的一部分到风暴群岛的次位面膜上,成为魔网中一个特殊的的子网。既跟外界隔离,又跟魔网相连。但魔力的运行规则经过了改造,变得更方便运用。”

    “具体的技术非常深奥,而且涉及到风暴群岛的核心命脉,只有少数几个半神掌握着整个环节,其他人都不清楚。所以我也搞不懂米斯莉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她用自己补全了次位面膜的法则化。”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怀疑她的意志上升到了整个魔网。次位面膜稳定后,信仰魔法之神的魔法师们在冥想中听到了一个声音,宣告自己是密斯特拉,还赐福了所有信仰她的魔法师,魔网之神就此出现了。”

    李奇听得心神摇曳,干将莫邪跳炉子铸出名剑,米斯莉跳炉子直接成神!

    海瑟薇的目光转到底座上,那里就只有一个名字:海瑟薇-米斯莉。

    “她为风暴群岛获得永恒的安定做出了最大的贡献,但这样的贡献又是在弥补她的过错。另一方面,她又可能是魔网之神密斯特拉。所以,大家不敢给她立像,让她跟其他凡人站在一起,但又不能不纪念她,就只立了一个底座。”

    李奇理解的点头,这么一个功过交织,人神兼具的存在,立像就是一种亵渎。

    步出雕像廊道,海瑟薇吐了口浊气,笑道:“如何,认识到这位美女的面目了吧?”

    李奇品味着心中的震撼,心说英雄史观的力量的确无比强大,怪不得即便在地球世界,人们依旧执着于呈现这样的史观。

    魔戒之类的西方文化,开口就来“我是某某的儿子,某某的孙子”……

    这天那帝的东方文化,上来就是“家族如何如何,嫡子庶子如何如何”……

    就算到了现代,都市文化还围着“世家”、“某三代”之类的东西打转,那不就是东方的“贵族”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这只癞~蛤~蟆,怎么可能吃到天鹅肉呢,也就是砸起一朵水花,惊乱了鱼群而已。”

    李奇笑着说:“但不跳起来啃一口,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战争啊,正式开始!李奇在心中过了一遍来风暴群岛之前整理的各种数据和报告,震撼渐渐消散。

    穿透如云雾般的结界,步入至高议会所在的高塔,再进入类似混沌空间的会议大厅。

    层层结界压制着李奇身上的神力,就如刚才那些雕塑所挟带的沧桑历史一样,令李奇心灵无比沉重。当大厅里上百议员鼓掌欢迎时,掌声汇聚成的浪潮挟带着又一股浑然巨力,他甚至升起了向这股力量膜拜的冲动。

    小红帽不在,只有靠他自己了。

    李奇努力抗拒着这股压力,扫视在场的议员,与他们的目光一一碰触。

    有漠然的,有好奇的,这些是置身事外或者中立的家伙。

    避开目光的,冷冷而视的,甚至带着明显敌意的,显然是倾向迩香的那一派。

    审视的,友善的,鼓励的,期待的,自然是梅奈苏斯和海瑟薇这一派。

    大约一百出头的议员,都是上届议会的留守成员。

    在风暴群岛的旧秩序被打破后,新的秩序还未建立,各方围绕新的至高议会产生了激烈纷争。包括至高议会乃至理事会的规模、选举程序、权责范围等等主题,各方都有新的主张,最终形成的共识就是在即将召开的重组会议上,做台前的最后较量。

    至高议会现任议长勒梅发表了欢迎致辞,听他捧读的语调,以及完全不想跟自己有所接触的态度,就知道这位议长已经沦为彻底的橡皮图章,议长身份不过是为他保留的最后一丝颜面。而他必须履行的议长职责,不过是痛苦的煎熬。

    之后是李奇讲话,他以特蕾希娅女王特派代表的身份,做了一番热情洋溢的演讲。因为演讲稿是特蕾希娅给的,完全就是照本宣科,所谓的“热情”,不过热身而已。

    演讲到了尾声,李奇终于吐了私货。

    “就我个人而言,风暴群岛敢于用暴力推翻黄金家族的垄断统治,令我无比敬佩!这是革命!是粉碎腐朽秩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人们变得更幸福的正义的革命!”

    议员们神色各异,不少人甚至咳嗽出声,包括海瑟薇。

    李奇毫不理会,声调还变得更激昂了:“很多魔法师还不愿意提这场革命,甚至视为忌讳,我要说,干得好!你们该为此而自豪!你们证明了自己没有丢掉先祖的传承,没有忘记先祖开拓风暴群岛,是为了大家,为了所有人能拥有幸福的未来!”

    咳嗽声更大了,还夹杂着不屑的哼声和嗤笑声。

    梅奈苏斯轻咳一声,似乎要说话,李奇的话让他闭上了嘴:“女王陛下之所以视风暴群岛为最紧密的盟友,是因为魔法之力吗?不!是因为风暴群岛也认同新的秩序,不惜以革命开创这样的秩序!不如此,就没有断塔誓约,不如此,魔法师也不会沐浴到曙光之星的光辉!魔法师们,你们是女王陛下的革命同志!”

    用女王、誓约和曙光之星的大帽子压住魔法师后,李奇就只再说了一句话。

    “女王陛下的战斗才刚刚开始,风暴群岛的革命之火还没有熄灭,也不能熄灭!魔法师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大厅里一直沉寂着,直到李奇离开,才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