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革命吧女神 > 光暗奔流 六百一一 阿特拉斯的图谋与凯瑟琳的热身
    圣光堡南面,原本直接封锁住圣光堡的弧形防线往后退却了好几公里,拉出更大的弧度,军团结界也分散开,露出坑坑洼洼像大片陨石坑的原野,这是费共军团撤退时破坏原有堑壕形成的。

    一**人类、傀儡和魔兽在这片陨石坑里伸展成稀疏队形,向南面的防线冲击。他们完全是在炮火中跋涉前进,大火球不断在他们的队列中炸开,制造着几米到几十米直径不等的新坑。火球里裹着的金属弹丸炸出一团团金属风暴,每一团都冲刷着半径十来米甚至几十米内的区域,在冲击的队伍里留出生机绝灭的空白。

    自进攻者身后飞起的大火球或者石弹铁弹比之前稀薄得多,阿特拉斯侯爵的远程火力一旦离开圣光堡防护结界,就遭到了费共魔导炮的精准打击,只能退回防护结界里,由极少数射程足够的魔导炮为步兵提供火力掩护。

    “我不明白阿特拉斯的用意”,费共军团结界后方两三公里处,传送堡垒的指挥中心里,威尔森跟坐镇贝塔城的甘比特讨论战况。

    “看起来阿特拉斯跟那个叫弥尔霍斯的,两人不仅没有协同,还在相互争功甚至算计”,甘比特说:“如果弥尔霍斯把他的空中力量用来对付军团,两个人协同的话,我们的损失会惨重得多。阿特拉斯也有很大可能突破防线,打出他的强力底牌直驱贝塔城。”

    威尔森赞同:“这倒容易理解,他们都是疯王下面的侯爵,彼此没有隶属关系,当然是各干各的。”

    他又疑惑的道:“弥尔霍斯的算盘很容易看清,阿特拉斯的想法就搞不懂了,到现在他还在把杂兵大量消耗在正面冲击防线上,从结果上看这毫无意义。”

    “这明显是在为另外的行动作掩护”,甘比特有所猜测:“绕过防线的渗透行动有变化吗?”

    威尔森叹气:“没有,所以这就是疑惑的地方。”

    费共军团并没有围困住圣光堡,防线也只是摆在平坦开阔的原野上。其他区域的山林险谷布置了大量蜘蛛车和哨兵,也抓获了不少渗透者,但从强度和频度来看,也仅仅只是正常状况。

    “说不定阿特拉斯的目的是不断加大对防线的压力,把我们的力量吸引到圣光堡前,然后通过传送门不计代价的将他的主力部队投送到贝塔城附近,对我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甘比特的推论比较直接:“以他用传送门汇聚仆从部队的野蛮手段来看,这种可能性最高。传送法术虽然受到了很大影响,可只要舍得用空间石,对一支部队来说,损失比率还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

    “不清楚他的底牌前,这是最靠谱的推论”,威尔森说:“看来有必要把装甲旅从防线上抽出来,组成机动部队,随时准备应付……在总枢机讲过的军事课里,这种突然出现在战场后方的部队,应该叫伞兵吧。”

    “我同意这个看法,那么我们联名上报军团委员会吧”,甘比特说:“等总枢机理顺了空军,装甲旅正好也要进行装备更新了,正好把他们撤出来。”

    他再道:“阿特拉斯的特长是魔像,那是炼金路线的魔偶,底牌也该跟这这个有关,情报局说圣光堡已经有我们的人,希望能提供进一步的消息。”

    威尔森叹气:“在搞清楚阿特拉斯的图谋前,我也只能继续在这里看着我们的军团当刽子手,无情的屠杀那些本该被我们解放的可怜生灵。”

    他的视线转到情报台上,海量的炮灰杂兵跋涉过好几公里的炮火地狱后,只有极少一部分能接近军团结界。能穿透结界,向费共军团开火的十不存一。

    几部造型简陋,行动迟缓,看起来跟稻田傀儡没什么差别的魔偶穿透军团结界,慌慌张张朝守军阵地开了机枪,然后转头就退。

    阵地山的魔导炮可没放过它们,一炮将三部傀儡掀到半空,落到地上时称了一堆碎片,以及……几个半透明的球。

    这些半透明的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被什么力量推动着,咕噜噜的向后滚。前线的指挥官用望远镜一看,下意识的叫了声:“卧槽……”

    球里是一条狗……不,一个狗头人,踩着带有一定防护功能,由纤细骨架撑起的球状物,飞快的向后方奔逃。

    “我们是在跟狗头人作战吗?”

    指挥官忽然觉得,自己部队这些天来积累下来的战绩数字就像一杯变质的啤酒,不仅索然无味,连肠胃都翻腾起来了。

    圣光堡的大厅里,阿特拉斯一如既往的坐在那块巨大的紫铜锭上,观察着各面光幕里的情景。

    他的目光忽然被一面光幕吸引住了,那是靠近战场边缘的区域,一部部简陋魔偶以弹坑为掩护猥琐的前进。跟英勇的暴露在炽烈火力下,直愣愣冲锋的其他部队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这些魔偶的前方,不断有一颗颗直径不到半米的半透明圆球滚回来,每颗圆球里都有一只踩着圆球狂奔的……狗头人。

    “那是斯鲁喀诺伯爵交付的……狗头人装甲,由……无关谷男爵带队,叫雷兹林,是个人类魔法师。”

    学徒报上这支部队的所属,阿特拉斯用金属手指沙沙摩挲着尖锐的金属下巴,嘀咕道:“有意思,思路不错。”

    “等这支部队全退下来了,让那个……雷兹林带着部队来见我。”

    给了学徒指示,他的注意力就转到了其他地方。

    “烈度还不够,层次也不丰富,最主要的是不够……新奇,不足以让吾主投下必要的关注,这时候出动巨像没有意义”,阿特拉斯自语道:“看来得投入强化魔像部队了,希望敌人的回应能让吾主喜悦吧。”

    ………………

    “真的钓出来啦!”

    仙人掌基地北面的高空,蓝龙哈利苟斯欢喜的叫着,这不仅意味着他的特别危险岗位津贴稳稳落袋,还有了问津战后分红的充足理由。

    然后他猛扇翅膀,惊恐的大叫:“好大!我干不过那家伙!”

    铁龙俯冲而下,直扑体型要小得多的蓝龙。哈利苟斯嗖的一下从几百米外射到了战机附近,这一刻的猛然加速绝对超越了他往常的极限。

    蓝龙变回人形钻进机头炮塔里,铁龙头微微一偏,就将俯冲目标变成了战机。

    李奇痛惜的叫道:“哈利你个怂货!你毁掉了我们侧翼一击的大好机会!津贴没了!”

    哈利苟斯抓狂:“你还讲不讲信誉了啊!”

    战机猛然一沉,李奇身后蓬的炸开大团碎片,凯瑟琳腾空而起,炽白光尘自体内喷涌而出,如拖着一片云雾,迎向那头铁龙。

    我的战机……

    李奇没敢把这话喊出来,打扰了凯瑟琳的沸腾战意,哪怕是他也没好果子吃,被甩一整天冷脸是起码的。

    铁龙的身影急速变大,伸展开双翼至少四十米的尺寸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它对冲上来的小小身影不避不让,而是探出龙头,嘴角溢出岩浆般的龙焰气息,准备将这个身影连同下面的飞行器,还有那头变回人形的蓝龙一同烧成焦炭。

    这个身影正散逸出令龙心悸的力量,那似乎是传奇之力,可在铁龙扎林姆克塔看来,这种还没形成清晰边界,凝固为领域的力量并不足以对它造成致命威胁。对一头英雄巅峰的成年铁龙来说,一个人类新晋传奇还没强大到它必须退避三舍的地步。

    何况它是自上而下突然袭击,掌握着主动权,优势很大。

    小小身影猛然拉伸成十米高的巨人,跟铁龙比仍然渺小,不过拉出的两三米宽十米长的大剑,终于让铁龙意识到自己估算可能有误。

    等不及蓄满龙焰,它低头张嘴,准备先用这口龙焰维持住自己的主动权。

    脑袋刚刚低下,嘴巴刚打开,就听到一声脆喝。

    “艾克斯——解放之剑!”

    二阶变身的凯瑟琳双手挥着大剑,斩出一道炽白光弧,从铁龙肚皮一直劈到龙头。

    空中轰隆炸开一道冲击波,战机被冲击得打着滚的飞走,还被无数如霰弹般的细碎金属冲刷着。

    蓝龙抱着脑袋缩成团,在跟洗衣机似的的炮塔里尖叫。李奇撑起护盾抵挡这波金属射流,仔细看碎片都是铁龙的鳞片。

    不远处的天空,铁龙原本俯冲而下的硕大身影往上到飞,它的脑袋高高扬着,足有一两百米的岩浆龙焰喷上天空,从肚皮到下颌,一道几乎开膛破腹的恐怖伤口让铁龙的神经和意识都陷入到了僵滞状态。

    龙族终究是**强横的生物,铁龙吐完一口龙焰就回过了神。疼痛让它发出了让周围大片空域都在震颤的咆哮,原本灰褐的龙瞳也变得血红。

    这头铁龙的体型瞬间再涨大一倍,一股怪异的波动以它为中心扩展开,李奇惊愕的发现战机停止翻转,朝着铁龙急速靠近。

    “金属掌控!金属龙的天赋!不过铁龙只能影响钢铁……”

    哈利苟斯惊慌的叫着,由普通钢铁做的炮塔圈、座舱盖加强筋还有机枪架嘣的挣脱束缚,加速飞向铁龙。跟着的是凌乱的钢铁部件,包括了有凡钢弹芯的机枪子弹,甚至哈利苟斯的座椅。

    “救命!”

    对了,还包括有钢铁零件的头盔和护甲。蓝龙躲回来的时候很有安全意识的顺手全副武装,现在却成了把他拉向铁龙的镣铐。

    李奇也被扯得正往驾驶舱外撞,赶紧解开安全带,缩进炮塔,拔出小刀割开哈利苟斯的头盔和护甲系带。

    “你在解剖我吗!?”

    哈利苟斯痛得大叫,李奇下手太急,刀子在他背后就跟剖鱼片肉似的。

    头盔护甲呼的从炮塔的破口里分出,连带着哈利苟斯身上的衣服也不翼而飞。他穿的是费共军团制服,纽扣都是铁的……

    李奇庆幸的想,还好自己习惯了穿扣子都是布做的粗麻衣服,不戴任何饰品,随身助手也没有普通钢铁部件。

    一瞬间哈利苟斯浑身赤露,白花花粉嫩嫩的肌肤赫然映入李奇眼帘,因为正手舞足蹈在炮塔里飘着,身体前后所有细节都一目了然。

    李奇闭眼再睁眼,接着闭眼。

    没错,这果然是个伪娘……

    哈利苟斯缩成一团,挡着胸口捂着裤裆尖叫:“啊啊啊!都这种时候了你想做什么!你那扭曲而变态的灵魂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吗!?”

    “抱歉手滑了……”

    李奇咳嗽着解释,再喊道:“你不是龙族吗鳞片可以变衣服的干嘛要光着!?”

    “噢……我忘了”,之前见过的那套猎装瞬间罩住他那让无数女生都要发狂的粉嫩肌肤。

    “别管飞机了你赶紧变龙”,李奇说,这战机是保不住了,凯瑟琳还没放真正的大招呢。

    蓝龙还在坚持原则:“你说过不会把我当坐骑的!”

    李奇痛快的道:“不扣你的津贴了,回去再补你交通津贴。”

    轰,炮塔被撑裂了,哈利苟斯变成了龙形态。

    蓝龙载着李奇远离铁龙的磁铁力场时,铁龙也展开了又一轮攻势。

    大片银亮金属片自它身上溢出,连同吸引过去的各种零碎,像是被投进了熔岩里,瞬间变得炽红。

    它扇动翅膀,朝凯瑟琳喷去一道几乎快烧成了铁水的钢铁之雨。

    “奥垂尔——解放之剑!”

    裹住凯瑟琳身躯的光尘扩散,随同她劈下的大剑汹涌冲击。

    炽红的钢铁之雨没入光流,瞬间褪去色彩,分解成细碎白光,在汇入光流中,返身轰在铁龙身上。

    铁龙骤然僵立,像是金属摩擦的刺耳嘶鸣嘎然而止,身躯蓬蓬啪啪不断炸碎。

    已经看不出是肉还是骨头的碎屑如飞灰般在空中飘飞,如果不是现场目睹,没人相信这些飞灰就是刚才那头体型硕大,威压十足的铁龙。

    凯瑟琳光翼缓缓鼓荡,大剑扛在肩上,昂首眺望。似乎解决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兵,她在寻找新的敌人。

    “好、好好……”

    蓝龙在远处拍着翅膀,带着颤音的说:“好厉害的姐姐!”

    “当然厉害啊,她可是最强魔女啊。”

    蓝龙背上,正紧紧抓着冰蓝鬃毛的李奇语气无比自豪,凯瑟琳都没用上三阶变身。收拾一头英雄巅峰的下位龙族对她来说,恐怕连热身都算不上。

    “好可惜……”

    看着飞灰随风而散,蓝龙又道:“铁龙虽然只是下位龙族,身上的东西还是很有价值的啊。比如龙皮,用来当战机的蒙皮很不错的哦。”

    李奇一愣,的确啊,龙皮做战机蒙皮确实不错。

    其实就算是飞龙皮,也是做战机蒙皮的好材料。不管是铁锈飞龙还是白钢飞龙,鳞片虽然是钢铁,却很轻盈,防护力比不上附着了法术的魔导金属,却比铁木好得太多了。

    等等……

    他问哈利苟斯:“你不是龙族吗?对同类剥皮抽筋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忌讳?”

    “那可不是我的同类”,哈利苟斯说:“而且我从来都不是个种族主义者,我是个实用主义者。”

    你才在基地几天啊,学习能力未免太强了吧!

    “那里!”

    展开领域的凯瑟琳感应能力大增,大剑指向更高处的空域。

    李奇扣下鹰眼镜,调到最大倍率一看,果然,在大约两万米高空的云层上,有三个小点和一个大点正朝北移动。

    “我先走了!”

    浮空舰上,半身人术士抓出一把光色变幻,虚实不定的透明宝石,惊恐的道:“那个小姑娘是个传奇!最厉害的那种传奇!扎林姆克塔两下就被秒了,这里太危险了,她会追上来的!”

    旁边琪迪娜瞠目结舌的看着半身人激活宝石,念动咒语,宝石劈劈啪啪炸碎,半身人的身影也变作虚影,渐渐消失。

    “追……不上!”

    凯瑟琳扇动光翼,速度慢得像在水中上升般,她不满的叫道。

    李奇拍拍蓝龙,蓝龙认命的道:“我……好吧,交通津贴得翻倍,而且我也不保证能追上。”

    片刻后,李奇和凯瑟琳坐在龙背上,蓝龙奋力上升,朝云层之上的目标飞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