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革命吧女神 > 第九卷破碎不朽 七百七十 凡人与神祇,魔女与圣女,巨龙与天使

七百七十 凡人与神祇,魔女与圣女,巨龙与天使

    世界的一半是暗红色调,令人躁狂,另一半是冷灰色调,令人心悸。两部分由一条蜿蜒扭曲的大裂缝拼在一起,组合成的“地狱”,连恶魔和魔鬼都接受了这个称谓。

    在大裂缝靠近世界边缘的炼狱一侧,泛着柔白暖光的透明屏障罩住一座已经盖到一半,看样子要建成封闭半圆样式的堡垒。堡垒外壳是密密麻麻的深紫骨架,镶嵌在骨架间的紫铜板流溢着暗金光波。

    这座防护屏障半径两公里,建筑半径一公里的堡垒就是归队堡。

    血河擦着归队堡而过,原本分出的支流已经用封闭式冥石河道遮掩起来。血河尽头,暗红如血的瀑布在大裂缝里倾泻而下,整日轰鸣。

    沿着血河而上,掠过归队堡,就是几乎挨着归队堡屏障的亡灵壁垒。这里是冥河英灵的基地,大大小小的冥石堡垒与晶格堡垒交错而立,掩护着一座半径接近两公里的巨大冥湖。

    在一白一绿两个防护屏障一侧,是一颗巨大的骸骨龙头,光龙牙就有上百米高。这里是亡灵驻地,没有防护屏障。灰暗的冥土抹掉了炼狱的暗红色调,像是世界里的一块褪色疤痕。

    死神、冥河女神、赤红女神,三神携手跨入地狱,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开辟出这么一块十几平方公里的狭小土地。以及由此延伸而出,直至世界边缘位面缝隙,几百公里长的冥河及河岸。

    数万活人,只有一半数目的冥河英灵,以及数目不定但上限不超过百万的亡灵,正准备与数百万,或者数千万的恶魔和魔鬼血战到底。

    除了几位神祇的分身,以及还算坚固的堡垒外,他们的依仗就是身上的护甲,手里的武器,以及心中的信仰。

    对那些受神祇感召,或者教会和教团组织,从主位面来到这里的超凡者来说,原本最后一项是最可靠的,在地狱位面军里获得了地狱武装后,魔导金属变得跟神力一样可靠了。

    昨天他们拿到了阿卡28式炎素枪(简称地狱火枪),武器又变得比护甲更加可靠。

    “半身人、地精、灰精灵们叫苦不迭啊……”

    防护结界边缘,前出于堡垒本体的晶格碉堡上,凯恩掂量着手里那枝足足有二十多公斤的地狱火枪,苦笑不已。

    地狱火枪的确赋予了战士们远程打击敌人的能力,不过份量和尺寸也限制了某些种族难以使用。不仅枪重,火枪子弹的发射药也让弹药更重。为了保证杀伤力,三十毫米的口径让持续作战能力从最初用冷兵器的爆表,跌落到了安全线以下。

    这还是人人都穿着有助力系统,等同于带了个常驻蛮力术的地狱武装,要不穿这个,情况难以想象。

    人类和半精灵还好说,那些小个子种族就麻烦了,他们正组团抗议,要求费共提供适合他们使用的地狱火枪。比如把口径改小点,或者枪管锯短点。

    凯恩阿特在心底说:“所以他们就老老实实干其他活吧,原本他们就只能承担辅助任务。”

    这家伙异常感慨:“你说费共里那些搞研究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居然真的鼓捣出连超凡力量都不需要的武器,仗着生产力高就为所欲为啊!”

    “还真是对不起啊,生产力高就是为所欲为”,凯恩回应道:“生产力只是表现出来的东西,我们的生产关系是最先进的,这才是根本。”

    阿特沉默了一会,悠悠的道:“所以,当初我们一起参加费共一大的时候,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费共的真正目标是人神革命,他们要推翻神祇,让神祇当凡人的奴隶。”

    凯恩淡淡的道:“害怕了?”

    阿特呵呵了几声,意念的波动变得复杂,就像是细雨下的水潭:“我是在想,我的前主人,到底是不是神祇。如果是的话,我们能不能打倒祂?”

    “我答应你,阿特”,凯恩心念沉稳:“我会打倒你的主人,祂会为奴役我们而付出代价。”

    阿特哼道:“这是我的事,别一副只有你能办到的神气模样!”

    说着说着他就咬牙切齿起来:“到时候我会问祂,把我塞进别人的灵魂里,当成鱼饵一样勾勾拉拉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很好的话,我也让祂尝尝!”

    凯恩就回了一句:“少妄想,多实干。”

    阿特的意念变得尖锐:“是你在妄想啊!刚才分明是你在说打倒我的前主人!”

    凯恩没理他,抬起火枪,朝着远处轰咚轰咚射了一梭子。

    枪身震动,枪口爆鸣,即便隔着地狱武装,都能感应到那股力量的冲击。

    凯恩畅快的嘀咕道:“真特么带劲啊……”

    子弹在一百多米外的碎石堆里溅起团团烟尘,依稀听到怪异的嘶叫声。一个身影从空气中挤出来,身上喷着血冒着烟,慌慌张张的贴着地朝远处蠕动。外形看起来很像巨大的蛞蝓,不过不管是身体还是背上的壳都布满了狰狞尖刺。

    影螺魔,这种自带隐匿空间,但移动缓慢的恶魔一般被当固定位置的哨探用,偶尔也作为陷阱用。因为隐匿空间依附于炼狱之力,即便是告死者的灵魂探测都很难发现。

    不过近到这样的距离,在自由人(赤红德鲁伊)的灵子探测下还是无所遁形。凯恩接到报告,由鹰眼镜确定了位置,一梭子把那家伙打了出来。

    碉堡下涟漪微微荡动,有告死者或者潜行者追上去了,凯恩没在意,咂着嘴说:“精度真是太差了。”

    地狱火枪是滑膛枪,一百来米距离就没啥准头了,不过对付低阶恶魔,也不需要多好的准头。

    两个穿着地狱武装的潜行者挤出空气,用秘银网和禁制钉收拾那只受伤的影螺魔,准备带回来审问。

    凯恩的视线越过他们,落在前方的平原上。

    大约三四公里外,恶魔铺天盖地,自那之后,一直到天际线都再看不到一丝土地。各类恶魔挤撞冲锋,不乏有高二三十米的猛犸魔,用镰刀般的巨大獠牙,在恶魔群中铲出一条宽阔大道。

    天际线上,三只巨大的熔炉魔正在缓缓蠕动,喷发着浓烟迷雾和团团火球,天空也几乎被遮蔽了。

    “真特么带劲啊……”

    凯恩和分享着视野的阿特一同再度发出这样的感慨。

    就在凯恩的身后,一队队身穿装甲,手持火枪的士兵登上碉堡和护墙。更后面是一部部清道夫机甲在做最后的调试,大多数人都非常平静(套着全封闭式头盔也看不出脸色),至少没人乱跑乱叫。

    相信地狱武装,相信地狱火枪,相信自己……

    当然也相信背后那些神祇和大人物们,至少魔王和高阶恶魔得由他们解决。

    结界塔顶层,李奇正在检阅高阶战力的队伍。

    qb一只,那个谁的分身,半神级别。空间晶格神术用好了效果奇佳,无尽圣女小红苏在烈风峭壁做过示范,是需要藏好的暗手。

    小阿丽珊一尾,冥河女神的萝莉分身,半神级别。跟本体一样,只会发大水。可惜冥河穿透到地狱来的支流非常羸弱,所以只能用消防水龙级别进行攻击,是进行侧面骚扰的弱鸡。

    少年夏安一头,万萌之主的分身,半神级别,对线刚正面的主力。

    夏安怎么就成主力了呢?这不科学啊!

    他的各种萌术在主位面用很逗比,但在地狱里就变得很牛逼。恶魔和魔鬼是丑陋至极的存在,是可爱的对立存在。任何萌术都是对恶魔和魔鬼的正义制裁,伤害效果翻倍。

    具体来说,就像兽娘术,效果是强制变身萌化。可对恶魔和魔鬼来说,却是从身体到灵魂强制矫正。低阶恶魔魔鬼很难通过萌术关于“可爱之心”的意志检验,直接化作飞灰。

    当然炼狱里神力被压制,神术效果不强。不过他就是拿着魔钢剑戳敌人,只要萌之正义神力碰到对方,也是相当于“问心剑”的效果,伤害非常恐怖。

    “我早说过的,不要以为‘让世界变得可爱’这样的信仰是邪路……”

    少年夏安对某人痛心疾首的说:“你看你,现在后悔了吧?只能呆在后面,眼巴巴看着我们萌之圣武士,简称萌武士大杀四方。”

    地狱公社主任拉尔夫不迭摇头:“谢谢导师,我在后方起到的作用更大。”

    另一个刚正面的选手自然是桑妮小红了,她已经把这个分身升级到了半神级别,当然进入主位面的话会被压制到传奇巅峰。

    这个分身的本质其实是矛盾魔女,所以核心能力就是赤红神术全系无cd切换。当然在地狱里赤红神力也被压制,光靠神术混不开。她的依凭还是金箍棒,这次当量小了点,只有一万零八百吨。

    小红不乐意的道:“凭什么是你来检阅啊?”

    李奇斜眼:“那你来当战场总指挥?”

    小红语塞,转脸道:“好啦好啦,检阅完了各就各位!”

    哪就完了呢,高端战力哪就三个神祇分身,还多着呢。

    死神的分身和祂的亡灵君主可不会跑过来接受李奇的检阅,都呆在巨龙骸骨那里。

    在这里的除了神祇分身,还有一些成员。

    精灵天使尤尔娜、狂天使麦格崔恩和斯达克宁,以及他们率领的十个半神,三十个传奇巅峰狂天使。

    狂天使是小红调下来的,有全套特制的地狱天使武装,狂天使的战斗力可以发挥出在外层位面的一半以上,围殴几个半神魔王绝对没问题。

    尤尔娜是自己主动要求下来的,她的说法是,恶魔和魔鬼那边肯定有沉沦了百万年的精灵之魂,她想找找有没有同类。

    作为真正意义上的费恩最后一个精灵,她是很孤单的。

    此外还有一个由五头传奇蓝龙组成的战团……不对,是合唱团。除了小哈利的父母哈雷苟斯和萨菲米丝没来,大叔谷的其他传奇蓝龙都到了。

    蓝龙并不上战场,但会用歌声催动赤红神力,辅助大家战斗。

    “放心吧总枢机!我们经过了艰苦卓绝的训练,已经会唱二十首革命歌曲,不会有一句跑调!”

    合唱团团长,蓝龙长老玛索菲丝拍着稀缺资源说:“加上变奏,我们保证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歌声不会重样!”

    三个小时差不多是一场演唱会,你们还真是做好了登台当偶像的准备啊!

    接着是尤赞,还有也晋升到了传奇的玛达拉,它们俩都被算成女神套装就不搭理了。两只魔偶身上都挂着牌子,一块写着“四千米长刀”,一块写着“八千吨流星锤”。

    再后面是魔女圣女队伍,当头一个甜甜笑着伸手,被李奇一巴掌拍脑门上。

    “又不是米奇,还要抱!”

    菲妮登场……

    菲妮委屈的道:“我不是要抱,是要出场费!”

    李奇捏她脸颊调侃:“你一个打入冷宫早就没人气了的源初魔女,能出场该倒给我钱啊。”

    菲妮瞥着她,冷冷的道:“奇丽……”

    背后就是蕾塔娜,闻言也嘀咕道:“是啊,奇丽殿下怎么没来呢?宇普西隆再忙也没有这里重要啊。”

    李奇赶紧把菲妮抱个满怀,再举了个高高。

    唉,还是一米三……

    然后他脸上多了一个鞋印……

    菲妮撅嘴哼道:“这是你糊弄我的代价,我既没有尖耳朵,也不是你的丝丝女儿!”

    还好缇娜在外面警戒,不然她俩又有得吵了。

    老实说这段日子还真的有些冷落了菲妮,不过源初魔女现在也比以前懂事多了,前阵子去了克斯特过渡区,跟塔伦斯一起救死扶伤,做费共的“源初感召”。

    也难说她不是沉迷于用心灵鞭挞唤醒麻木灵魂的快感,不过李奇就不去想这种可能性了。

    “好啦,你终究是我的源初魔女,给我点面子,女神都没这么欺负过我呢。”

    李奇跟她咬耳朵,菲妮满意的放过了他,然后小脸又被当作包子一样捏了几下。

    后面两个魔女两手遮脸躲一边,生怕被李奇蹂躏了,是微姬和伊芙。万萌圣女安希娅挡在她们身前,一副老母鸡护崽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真要保护人还是求捏。

    最后一个是艾丽,安安静静的立着,银灰眼瞳里荡着涟漪,视线落在李奇的手上,看样子也在求捏。

    李奇毫不客气的扯她耳朵:“变回来!”

    艾丽消失,变回绿发萝莉,没趣的道:“真是的,连让你犹豫一下都办不到吗?”

    这不是艾丽,是妖精龙莎佳妮。

    魔女里,除开丝丝们,就只有欧萝拉、艾丽和卡琳没来。

    欧萝拉是忙于政务,卡琳是水土不服,艾丽是水土太服。

    艾丽也来过地狱一次,那兴奋劲头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明显是她的破坏和杀戮神力跟炼狱之力有了共鸣。

    就连她自己也知道不妙,赶紧回去了,呆久了肯定会影响灵魂。如果被炼狱意志察觉,艾丽必定会被当作一个上好的魔王候选进行侵蚀。

    包括莎佳妮在内,魔女和圣女们并不会上前线,就是来历练,顺带当下人肉神力井。当然这里也没什么后方,就算是这会,炼狱火都一直在朝着归队堡落下,她们驻守堡内,也能增强一下防御。

    检阅完毕,李奇看看归队堡外无边无际的恶魔,再看看这支人神混合的队伍,正想说点什么,小红举手。

    “这种场合应该我来说话啊!”

    小红心急的道:“昨天我花了一个小时准备讲演稿呢!”

    李奇当然不会跟她争这样的荣誉:“陛下请……”

    小红出列,清了清嗓子开口:“两年半前,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给凡人带来了一个新的……”

    一阵咚咚炮声打断了她的演讲,是归队堡里刚调试好的几门三百毫米火炮(不是魔导炮)开火了。炮弹拉出高高抛物线,在远处的恶魔群里炸开团团焰芒。

    小红硬着头皮继续:“一个新的信仰,她受孕于自由的理念,并献身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

    咚咚咚咚,清道夫的八八炮密集响起,恶魔前浪距离归队堡屏障不到两公里了,正是开火的好时机。

    “哎呀……”

    小红烦躁的挠挠头,再握起拳头,有力的一晃:“干!”

    李奇、夏安、qb、阿丽珊甚至菲妮,凡人与神祇,魔女与圣女,巨龙与天使握拳同声高喊:“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