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革命吧女神 > 一千六二 自由女神还不自由,小黑与海瑟薇入局
    风暴群岛的中心,数万年来庇护魔法师偏安于此的白银城仍然巍峨耸立,可那些熠熠生辉的魔法塔林已然失色。海风的侵蚀、住民的涂抹,让本就残缺不堪的塔林进一步污损,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次位面屏障消失后,依靠魔法屏障维持的魔导产业轰然崩塌,对底层民众的统治也戛然而止,魔法师们迁移到大陆上,顺便带走了魔力井、传送门等各种设施以及他们积累万年的财富,白银城只留下一座座空空荡荡的高塔,不少高塔在当年就因为魔力工程失效而倒塌。

    一道狰狞的裂痕贯穿白银城,露出了仿佛通向深渊的地下构造,那深邃的地下城市正是阴影城。拜当年那些黑夜会和曙光会的成员所赐,他们让阴影城得见天日,也让现在残留于此的居民没了地上人和地下人的区分。

    并不是所有人都迁移到了大陆,包括一些魔法师都留在了这里。不过失去了屏障,又失去了大部分人口,连接外层资源位面的通道也被一并带走,留守于此的人只有贫瘠的环境和一座空城。

    唯一保存完好的是至高议会缩在的尖塔,那毕竟是数万年来魔法师们的权力中枢。法师联合会还没被帝国掌握前,至高议会也都要回到这里开会,象征魔法力量仍然独立于世俗之外,虽然那不过是心理安慰。

    法师联合会彻底成为帝国附庸后,为了保存魔法师的最后一丝颜面,各大家族和新兴“魔阀”共同出资,将这里封存于结界中。

    现在结界被揭开,这座屹立于白银城最高处,曾经照耀了魔法师数万年的光辉灯塔,即将迎来新主人。

    “坚守在这里的人是幸运的,他们将沐浴在自由之光下。”

    “人们不再依靠捕鱼为生,也不必每天翘首期盼那些来自远方的海船,靠拆解废墟,服务冒险者赚到那点可怜的铜子。”

    “我将带领大家,让风暴群岛重新繁荣起来!”

    就在至高议会塔林前的广场里,身着星辰紫袍,黑发飘洒,银瞳深邃,肌肤如雪的海瑟薇-泰德立在先贤大道前。她曾经在此引领反抗军冲进议会殿堂,现在她再一次站在这里,开创又一个新时代。

    她向数万聚集于此的民众宣告,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每个人耳边回荡,春风般的话语吹拂进人们心中。

    “这不是黄金家族的传奇魔法师海瑟薇的许诺,也不是黑夜圣女海瑟薇的许诺,更不是曙光帝国泰德女公爵的许诺。”

    “这是自由女神代言者海瑟薇-泰德的许诺,自由之光必将照耀风暴群岛,未来也将照耀整个费恩!”

    话音落下,泛着浅蓝光晕的白光自海瑟薇体内溢出,扩展为巨大虚影。一个美丽而威严的女神立在海瑟薇身后,手扶如长枪般的灯塔,俯瞰芸芸众生。

    天顶降下道道白光,将所有人罩住,这些已经被困苦磨砺得麻木的民众心中升起股股热流,“我该过得更好”、“我应该拥有幸福”、“命运就在自己手中”等等念头奔涌而出,烧得他们振臂高呼。

    “我们要自由——!”

    “腥臭的鱼和干硬的饼见鬼去吧!我们要香甜的奶和柔软的面包!”

    “自由万岁!海瑟薇万岁!”

    欢呼如沸腾的油锅,其间也夹杂着“海瑟薇笑一次我们每个人就能分到几个金浦耳”、“殿下居然要为我们牺牲自我真是太感动了”、“我认识个贵族老爷他愿意出两百万买两个小时”之类的杂音。

    神光之中,海瑟薇咬牙切齿的向侍从传讯:“散会后把那些身上有魔法印记的人都抓起来!”

    身边飘着像是小妖精般的虚影,感慨的道:“乌合之众,说的就是这些人。不过没有这样的土壤,精英就不会破土而出。”

    虚影自然是由夜女士残影升华而来的自由女神冉娜,本体在神国里忙碌,通过契约之灵米斯娅在海瑟薇这里投影了一缕意志,关注凡人世界的动向。

    传送回至高议会的殿堂,海瑟薇扫视依旧保持着旧貌的殿堂,感慨万千。当年她就是在这里配合导师(当然后来才知道是外公)梅奈苏斯,吹响了终结魔法师旧时代的号角。

    现在这里属于她了,当然面上并不是她的私产,而是“自由魔法学院”的资产。但作为这个学院的创始人,她所拥有的权力,远非占有那么肤浅。

    冉娜像小妖精一样,扇着光翼在她身边绕圈,还在算计着未来:“白银城有十来万居民,加上散居在其他岛屿的,接近二十万人,靠这点人成事,至少得种几十年田吧。”

    海瑟薇不屑的道:“当初李奇跟小红是怎么起家的?那时候李奇只有一个小小的子爵领!”

    “不要满脑袋还是那个世界闭门种田的老套路,李奇和小红是靠着攀附特蕾希娅,融入到历史进程中,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他们到处惹是生非,砸烂一处处旧时代的堡垒,从中掠夺人口和资源。”

    “他们跑去神陨高原,消化了活动在那里的十万冒险者,那才是他们最初的本钱。”

    “然后他们在这里抢走了几十万阴影城移民、大量魔工士和不少低阶魔法师。”

    “再借着曙光战争,吸收了东费恩的流民甚至囚犯,还有大批贝奴因奴隶。”

    “之后疯王崛起,他们更在克斯特身上剐下来一大块肉,连狗头人都没放过。”

    “即便如此,这一步步走来,也花了他们七八年时间。我不仅不能闭门种田,还不能跟着她们亦步亦趋。”

    “你不是说过吗,我们可没有七八年时间慢慢来。”

    这番话里的道理,冉娜大多也懂得,总结说:“所以,这里只是一个巢穴而已,真正的根基还是在曙光帝国里。”

    如今的海瑟薇-泰德已经不是魔法师黄金家族的成员了,她不仅放弃了曙光帝国的一切爵位和职务,还宣布脱离了泰德家族。

    她的叔叔高登-泰德接下了她留在帝国的一切资产,明眼人自然清楚这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的伎俩。曙光帝国为了稳定局势,捏着鼻子认下了这番操作。

    当然,海瑟薇的“背叛”影响太大,面上曙光帝国还是把姿态表现出来。相应惩罚措施包括将海瑟薇本人指定为叛国者,将泰德家族接下的爵位由公爵降到侯爵,削减了封地。海瑟薇创办的泰德魔法学院,也被收归帝国所有,改名为皇室魔法学院萨其顿分院。

    这些措施无关痛痒,帝国只是针对海瑟薇本人,而泰德家族却不在惩罚之列,所有魔导产业仍然正常运转着,跟帝国的往来一切照旧。海瑟薇将魔法学院的师生转移到风暴群岛时,萨其顿王国还派出军团帮忙打理杂务,帝国高层集体装聋作哑。

    谁让海瑟薇对魔法师和魔导产业的影响太大,商业神殿都出面调停,泰德家族也保证会一如既往的效忠帝国,从魔导技术和产品上全力支持帝国呢。

    冉娜说:“商业女神那边,等我的神国稳定了,就去跟祂正式接洽。”

    海瑟薇相当笃定:“看商业神殿的动向,尤其是商业圣女金妮,还有那个混蛋洛希弗斯的态度,他们是非常欢迎你的。”

    “之前他们也试图用精灵意志与银龙的混合,催生出一位从神,来支撑商业神意拓展到善良阵营,建立可以让商业名正言顺的新秩序。可他们失败了,现在只有你这一个选项。”

    冉娜也很唏嘘:“这就是既定的命运啊,是作为夜女士的我早就安排好了的。来自小银的根源神力加上黑夜之力,能让凡人灵魂苏醒,感受到与芸芸众生混杂在一起的痛苦。”

    “想要远离污秽、挣脱平凡、超越他人,想要升华为唯一,灵魂由此向往自由,这就是自由身意,也是你所追求的。我们一神一人,也因此才能通过米斯娅的关联,平等共处。”

    再欣然道:“自由、商业、魔法,这是个稳固的铁三角,现在就差魔法女神的回应了。”

    海瑟薇哼道:“还不是你太羸弱,小黑,你得赶紧努力啊!”

    冉娜飞到海瑟薇头上,把她的黑发弄得乱七八糟,愤怒的道:“光靠我怎么行啊?还得靠你这个教宗在主位面拉信徒呢,现在我的神火全靠哄骗那些夜女士信徒转信,还没多少新进账!”

    “还有!早就说过在外面不准叫小黑!哪怕没人听到也不行,这就是外面!”

    海瑟薇手一挥就把虚影拍开了,撇嘴道:“小黑啊,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跟小红一样,游历了若干世界,包括了那个世界,回来后仍然一事无成。”

    “教宗?你是想让我像教会那样发展自由信仰吗?”

    “教会就是组织,还是按照等级和尊卑将人严格区分和限制的组织,这样的组织对自由是最大的侵害,如此自相矛盾,又怎么发展你的信仰呢?”

    冉娜一滞:“什、什么?不要教会?你不会也跟特蕾希娅一样犯傻吧?那要怎么发展信仰呢?”

    海瑟薇叹道:“自由的信仰应该蕴含在知识里,生意里,蕴含着每个人的生活中。人们不需要颂念神名,膜拜神像,牢记戒律,生活的每个细节就是在践行信仰。最终人们从每个念头甚至到呼吸,都是在为自由信仰添砖加瓦,这才能够支撑起未来的新秩序。”

    “所以,我们也需要商业女神,依靠自愿交换来摆脱束缚。我们也需要魔法女神,靠魔法的力量攀登力量之路。你刚才说的三位一体,应该是这样,才能结成稳定的铁三角,直至永恒。”

    冉娜沉默了一会,飞到海瑟薇肩上,叹道:“好吧,的确靠着你,我才真正打开了局面,有了新的道路。从这点来说,我终于追上小红了。”

    眼中光芒闪烁了好一会,似乎在追忆过往,海瑟薇叹道:“小红跟你差不多,都是一路货色,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李奇,我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啊。”

    冉娜贼贼的笑道:“要追上跑在前面的选手,不只有自己加把劲这一个选择哟。”

    海瑟薇心有灵犀:“是啊,从背后一箭射倒更简单,既然是道路之争,这就是公平的。”

    又叹气道:“可惜没那么容易哟,又不是没尝试过。”

    正说到这,叔叔高登的通讯来了。

    “这个没问题……”

    高登说到帝国正在筹备夺回禁区的战役,虽然已经有足够的战舰,但之前的战斗已经证明,帝国战舰的动力严重不足,难以在禁区里同时满足速度、防护和火力的需要,所以请求泰德家族这边提供功率更大的元素炉。

    “他们想把那艘建造了三年多的战舰弄上天吗?”

    海瑟薇说:“形势都败坏到这种地步了?”

    高登也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原本没这么糟糕,可秩序教廷那边霸占了太多资源,秩序女神的天堂山修补工程应该也到了紧要关头,让帝国这边捉襟见肘,不得不打起了那艘战舰的主意。”

    冉娜嘁道:“还真是两手抓两手都软呢,现在这种左右为难的局面还真是不吉利啊,在那个世界的历史里比比皆是。”

    海瑟薇爽快的道:“给他们,不仅给他们要的,那些他们只敢想的东西,也给他们,比如我原本准备用在幻影号上的八级禁咒解离炮,只需要再加装一些缓冲装置,做一些测试就可以投入实用,应该能赶得上他们的行动。”

    “叔叔别惊讶,帝国是我们的基本盘,我们得全力保住。”

    高登对侄女自然无比信任,虽然之前有过若干挫折,可现在峰回路转,居然“运作”成了一位新神的代言者,独立于各方之外,比在帝国圈子里兜兜转转高出了一个层级。

    不迭应下后,高登又说了一件事。

    “李奇跑去白鸟王国干什么?”

    海瑟薇皱起了眉头,这种事情她现在很忌讳,毕竟有严重的心理阴影:“麦戈尔和波迪娜那帮人想作死那是他们的自由,想拖我下水,没门!”

    “等等,白鸟王国……”

    冉娜注意到了:“我虽然记不起细节,但那里好像跟小银的什么事情有关。”

    她急切的道:“先搞清楚一下,小银留在主位面的东西不少,如果小红用那些东西又弄出了新的小银,我这边就危险了!别忘了我的神格是用小银的根源神力凝结的!”

    海瑟薇烦躁的拍额:“我说你们那一辈搞的什么破事啊,把自己丢得满地都是,随便逮着一块就能复活的样子,老实说把你们彻底干掉才谈得上什么自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