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来 > 第八章:最强之矛(二合一)
    “今天这样一场比赛,对进攻的一方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旁观这场比赛的人,基本上都会得出这样的答案,他们得出这样的答案倒不是说是为了给谁找借口,而是一个事实。

    为什么会这样说?其实原因很简单,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在守备的时候,主要就看投手和捕手的厉害。

    万一他们有什么失误,其他的选手进行补位的时候,因为他们本身的基础扎实,所有的表现其实是整体而言是可圈可点的。

    但是进攻就不行了!

    按理来说,一支球队想要进攻得分,除了主攻手以外,他们还需要辅助的人员,但是如果相邻的两人是一支队伍,那么谁又知道哪个是头哪个是尾?

    大家第一是缺乏信任,第二是彼此也不了解彼此的特点。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队友能够做什么?能够做到哪一步?

    又如何能够打掩护和配合?

    总而言之,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除非运气极好,不然进攻的一方,其实是很难得到分数的。

    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他们必须面对,而且必须尽快的拿出解决的办法。

    不然时间一旦拖下来,对他们来说,只会越来越不利。

    比赛继续,沿着谁都没有想到的方向,继续着。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比赛会这样继续僵持下去,顶多也就是让人看一看,两支球队的投手有多么的能干。

    人们之所以会做出那样的推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不得不提。

    那就是因为两边的王牌投手都实在是太优秀了。

    短时间之内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到破绽,进而拿下安打和分数,无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样,人们才会做出那样的推断。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公认实力仅在泽村荣纯之下的成宫鸣,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样展现出自己完美的实力。

    而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迎来了极大的挑战。

    率先站上打击区的人,是来自群马县白龙高校的美马总一郎。

    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合计的阵容,美马竟然被排在了第一棒。

    还别说,他还真挺适合这个位置的。

    首先他技术全面,观察仔细,再加上速度又快。

    一旦在一开始的时候让他上了垒包,他恐怕瞬间就会变成那种特别难缠的对手。

    其难缠的等级,恐怕还要超过……

    1

    一开始就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和挑战,成宫鸣也不由得燃烧起来。

    对于他跟御幸一也的搭档,成宫鸣还是非常自信的,他认为他们两个组合在一起的威力,甚至还要超过泽村和御幸这对儿老搭档。

    就这样一口气干掉对方吧!

    感受到成宫鸣的战斗意志,御幸一也丝毫没有泼冷水的打算。

    老实说他们两个配合在一起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不仅仅是成宫鸣这么认为,御幸一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就这样一鼓作气的解决掉对手吧!

    不需要再压抑你的力量,在这一刻,把你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

    御幸一也的引导是非常强势的,他就好像一个未知的黑洞,吸引着前方的一切。

    好像要把投手的投球,给牢牢的吸引进去。

    成宫鸣心中暗暗叫了一声。

    虽然阿树也很努力,这段时间的进步也很快。

    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东西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跟眼前的御幸一也比起来,阿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两者压根儿就不具备任何的可比性。

    虽然这么想感觉有点很对不起自己的老搭档,但成宫鸣还是不得不说。

    这样的投球,实在是太爽了!

    “嗖!”

    在一开始的时候,成宫鸣就投出了150公里以上的球速。

    这充分说明他现在的状态,简直就是炙手可热。

    作为对手,打击区上的美马总一郎对于这样的投球,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捕手的位置上,御幸稳稳的把这一球给接了下来。

    他在接下这一球的同时,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对手。

    完全的无动于衷呢…

    是放弃了那个方位的球?还是说就打定主意,第1球不挥棒。

    算起来他们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跟白龙交过手了。

    对于白龙这位头号球星的想法,还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就在御幸琢磨对方心思的时候,他本身的心思也在被别人琢磨着。

    其他地区联合的休息区里,亚久津若有所思的看着御幸一也。

    这家伙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一点都猜不出来,正是因为一点儿都猜不出来,所以才更加的好奇。

    今天这场比赛,有点突如其来。

    在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那么着急忙慌的开始了。

    但要说所有人都没有心理准备,那也有点言过其实了。

    其实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加入这场集训之前,肯定就已经有所预感。

    他们必然会被拉出来遛一遛。

    通过实战的方式,来检验他们的实力和特色。

    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一般来说,这种检验都是放在集训的后期,通过检验的结果来直接确定人选。

    他们没有想到,在集训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机会,来摸清楚对方的实力。

    这实在是让人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但是聪明人,恐怕早在接到邀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就比如说亚久津。

    他就属于这样的聪明人。

    虽然他没有得到具体的名单,但既然邀请了他,组委会想要邀请的人,基本上他就能够猜个**不离10。

    不再是过去的那些选手,那也就是说他们想要邀请的事,在高中甲子园的赛场上,有出色发挥的选手。

    这样的选手虽然并不少,但真要掰着手指头数一数,也不是完全数不出来。

    亚久津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针对,尤其是这样一场比拼,他更是想了好久。

    成宫鸣,毫无疑问,这是全国最顶尖的投手之一,就综合能力来看,他也就仅次于泽村荣纯。

    但是这个选手,他本身也存在着极为明显的弱点。

    只要认真研究的话,这个弱点一点都不难发现。

    在比赛开始之前,虽然武田监督要给他们当教练。

    但真正安排战术,武田根本没有帮上忙。

    东京那边竟然是选手自己安排的。这边自然也是选手自己安排比较合适。

    如果武田监督真的插手了这件事情,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但人家东京这边的选手本来就少,他要是在练习比赛的过程中还拉偏架……

    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武田监督没有过多的插手,这边的指挥权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亚久津的身上。

    相比于东京那边的不团结,其实这边的氛围还要好一些,因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对手和敌人。

    为了能够打败泽村,他们是不惜暂时联合在一起的。

    亚久津作为其中智商最高的人,大家也愿意听从他的建议。

    美马总一郎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第1球的时候不出手。

    然后瞄准第二球进攻。

    “有什么套路吗?”

    美马总一郎当时特意去问亚久津。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套路,就是一个概率的问题。如果第1球状态特别好,让对手束手无策的话。成宫鸣第二球投直球的概率超过了47%!”

    这个概率将近一半儿了!

    “这样的概率值得赌吗?”

    “当然值得,想一想我们能够从对方的手里拿下安打的概率。能够有1/2猜中球的机会,就已经很不错了。”

    下一球,会是直球吗?

    美马总一郎在心中问自己。

    老师说别看亚久津说得天花乱坠,但是他的心里,一丁点儿信心都没有。

    跟东京的比赛或者干脆说跟泽村荣纯的较量。

    让他们暂时的联合在了一起,但他们的这种联合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就像亚久津的领导地位一样。

    如果亚久津猜对了还好,如果这次亚久津猜错了。

    那么在之后的比赛中,恐怕就很难有人在想,现在这样信任亚久津了。

    如果事情真的演变成那样的话,他们将重新变成一盘散沙。

    美马总一郎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领导,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如果球队里能够有一个领导者的话。

    比赛的胜率无疑会大大的增加。

    一旦阵容变成了一盘散沙,哪怕各个位置上的选手实力再强,最终的结果,也是一败涂地。

    接下来就看老天是不是站在自己这边了?

    他们的运气不错,或者说天朝大神并没有抛弃他。

    接下来成宫鸣的投球,果然是一颗直球。

    捕手位置上的御幸一也,在看到这一球的时候,虽然感觉这一球的球路有些单调。

    不够刁钻!

    但他本身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节奏良好,再加上球速那么快。

    就算是美马总一郎,想要把这样的球给打出去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他很清楚美马拥有非常了不得的动态视力。

    但动态视力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是需要时间来进行反应的。

    150公里的超级快速球,总共的时间也不过就是0.4秒。

    这么短的时间,就算看清楚了球路,他也很难把球给怼出去。

    除非他一开始就瞄准了直球来打击。

    但那怎么可能?

    第1球是直球,第2球继续是直球的概率有多高?

    不用说概率的问题,打者在打击的时候,也会下意识的回避。

    他们不会一直瞄准一种球落。

    一旦这样的话,很有可能被对方套路。

    就在御幸信心满满的时候,他认为能够绝对手的时候。

    那颗白色的小球突然被打了出去。

    “乒!”

    没有任何征兆,美马总一郎手中的球棒就呼啸飞了出来。

    然后打在了棒球上,把棒球给打了出去。

    御幸就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儿。

    遭了!

    他太清楚,一旦让美马站上垒包,究竟会发生什么?

    所以在有可能阻止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愿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三垒手!”

    御幸联盟召唤救援。

    但东京这边现在的三垒手就是个神经刀,厉害的时候比谁都厉害,要是一旦出了问题,那比谁的问题也大。

    现在就是神经刀的阶段,轰雷市一个侧扑,看起来好像要把球给拦下来。

    但事实上连球毛都没有碰到一根,眼睁睁的看着棒球落地反弹到外野。

    “穿过去了!!!”

    这个时候休息区里都已经激动了。

    美马总一郎就好像一道白色的闪电,瞬间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转眼间已经接近了一垒。

    好快!

    虽说之前大家已经有了预料,但是看到这样的美马总一郎,心里还是下意识的一哆嗦,没有想到这家伙的速度竟然可以快到这个程度!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大家的心里忍不住生起这样的疑惑。

    这还没完,外野手刚刚把球捡起来。

    就发现他已经拦不住对方的盗垒了。

    就在外野手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对方竟然跟疯了一样,往二垒突袭。

    这也太看不起人了!

    一垒拦不住也就罢了,您老的速度非人类,我们自叹不如。

    但是现在你竟然想要得寸进尺,还想直接往二垒跑?

    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少瞧不起人了!”

    外野手把球捡起来,飞快的往二垒传。

    这个时候二垒的位置也已经有人接应了。

    接应的人是白河。

    这家伙的敏锐度是一等1的,当发现有危险接近的时候,他马不停蹄的跑到二垒。

    准备接球!

    白色的小球,两个飞驰的选手,就这样同时跑上了二垒?

    这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交锋,这也是一个让人移不开眼睛的交锋。

    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交手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人们只能祈祷着,祈祷着最终的结果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不要出现什么意外,这个时候大家只能在心里这么想着,想着棒球是圆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他们只是希望发生的结果是向着自己的。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