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逆袭大清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看它牙口好不好
    是的,队伍大了,就不好带。

    因为什么样的人都会出现,什么样的心思都可能会产生。

    剿匪军的发家有点类似太平天国,但是张瑞不希望剿匪军的结局也跟太平天国一样。

    对此,张瑞不得不经常写上太平天国四个字来勉励自己,同时也在告诫自己。如果自己不能解决掉满清,那么自己的结局能比洪秀全好多少?

    洪秀全可是死了被挖出来挫骨扬灰,皇后妃子被奸淫掳掠,儿子投降了还不是被凌迟处死。

    地盘一旦大了,有人以为可以安逸了。

    特别是以前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一下子获得巨大的权利,如何能抵御得住糖衣炮弹的冲击?

    小问题上,张瑞或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算过了。但是在对待军队的问题上,张瑞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所以,任何人敢对军队动心思,张瑞会毫不客气教他做人。

    李德,身为剿匪军中的一军之长。身份之重要尊贵自然没有话说了,肯定也会被多方拉拢。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李德私下里谋点小利,张瑞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人之常情。只要是无伤大雅之事,张瑞都可以选择无视。

    但是,你作为一个臣子,自身不笨,却又整天在君主面前装傻充愣,这又是什么意思?

    别人就不得不怀疑你的用心。

    张瑞的用意,李德也明白。

    李德也庆幸自己的确没有做出任何敢背叛剿匪军的事情。不然他相信此时自己估计也是没有机会跪在这里了。

    而且,以汉王对剿匪军的把控力度来看,谁要是敢有一丝带军队脱离剿匪军的念头,估计就是大脑锈掉了。

    “你起来吧!”张瑞依旧是在看着远方。

    “是,微臣谢过汉王。”李德跪谢后缓缓站了起来。

    “对于这次攻过来的清军,你有什么看法?”张瑞问道。

    “微臣以为自古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要是敢来,我们就能干掉他们。我们修这马鞍山的城防构建就是等待他们来攻。无论他们来多少,就要他们死多少,打到他们不敢来打为止。”此刻,李德立马改了之前那完全听从吩咐的状态,一脸霸气的回答道。

    “嗯,不错,这才是我剿匪军一军之长该有的霸气。”张瑞赞许道。

    “东北面的清军我就交给你了,有没有信心打败他们?”

    “汉王放心,我军有着各种的长枪利炮,我要是都不掉他们,这个军长我也不好意思再做下去了。”李德立下了军令状说道。

    “好,东北面的清军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张瑞说道。

    “是,微臣遵令,绝不敢有负圣恩。”李德对着张瑞恭恭敬敬的敬了一个军礼说道。

    “嗯,去布防御敌去吧!”张瑞也是对着李德回了一个军礼说道。

    “微臣告退。”说完,李德便转身离去。

    原本想着平平庸庸就好,省得以后打完仗后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天桥说书人都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对此,李德觉得很有道理。

    虽然李德也觉得汉王不会是那样的人,但是人心叵测,即使汉王他不是这样的人,但他身后那一帮的谋臣,也不是善于之辈。

    所以自己如果能藏拙一点,在打完满清了以后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有威胁,那样的话,自己以后就能更安全一些。

    却没成想,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反而弄巧成拙了起来。

    原本对自己非常信任的汉王,甚至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亏汉王对自己还是有情分的,不然自己说不好哪天就被别人拉下马都不知道。

    中庸自然可以明哲保身,但却难身居要职。

    想要立身于朝廷之上,就必须获得君主的信任,把自身的弱点交给他,发挥自己的长处,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清狗来吧,我让你们看看,我不会比张之山,也不会比李牛屎差。”李德傲气的念叨道。

    ……

    “李木根那家伙啊,本事是有的,但是不敲打敲打他,他就不上道。”张瑞似乎是对着空气说话一般。

    “这还不是汉王仁慈,要是在满清的朝廷上,他早让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了。”一旁的近卫军师长陈得运说道。

    “不说他了。应付西北面清军的布防设得怎么样了?”张瑞询问道。

    “回汉王,已针对西北面战场外三十丈范围进行了大量埋雷,同时在十丈范围洒满了扎马钉。第一道防御矮墙外也拉起了铁丝网。所有火枪兵附近都准备好了水源,可以随时对火枪进行冷却。可以说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就业,只等清狗敢攻过来。”陈得运回答道。

    “好,面对我们这样精心布局好防御,就看看满清有没有这么好牙口,有没有本事能咬得下来。”张瑞满怀信心的说道。

    其实,除了这些之外。为了应付到来的众多骑兵,张瑞还调来了八架转轮机关枪。可以对清军在攻破第一,第二道壕沟后,踏上由剿匪军修好的唯一能走上山的路进行交叉扫射。

    这条路,好走,却也难走。

    依着马鞍山的山势,剿匪军在修建第二道壕沟以及第三道矮墙时,严然把它修成一道城墙之势。而第二道壕沟与第三道的矮墙之间又设立了铁丝网。这宛如城墙外的护城河。

    这路,宛如可以直接通入城内的城门道。

    对于已方的部队来说,它是一条康庄大道。但是,之对于踏上这条路的清军来说,它就是一条死亡之路。

    如果剿匪军都退守回第三到矮墙内,再往这条道上拉上阻隔的铁丝网。在面对八架转轮机关枪的尽力扫射,想要攻下这个位置,清军得用多少的人来填下去?

    这实在让人不敢想象。

    ……

    “咚…咚…咚…”

    清军鼓声以近。

    这时,只听见…

    “蹦…蹦…蹦…”

    马鞍山上,东北面。

    火炮齐响,轰炸声不断传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