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山海八荒录 > 第五十八章 血海共谋劫船
    支狩真安静地盯着千惑圭,隔了一会儿,道:“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此时此刻,他心中一清二楚,真罗睺之所以陷入危局,英招与千惑圭所属的旭日军脱不了干系。先背锅,再要挟,这是算计人惯用的伎俩。

    若换作真罗睺本人,一定会当场悲愤质问,但他决不会显露丝毫端倪,神情倒像是溺水之人抓出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只要能逃出去,什么我都干!”

    “跟我干一票大的!”千惑圭舔了舔嘴角的鲜血,目光转向不断接近的海平面。

    血海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奇异海井,幽深难测,像一个个张开的血盆大口。从井口深处,偶尔喷涌出幢幢霞光瑞气,闪着珊瑚砗磲、灵珠珍矿的光影。

    诸多魔人在血海中出没:有的绕着海井环游,挖掘附近伴生的奇植异矿;有的遍体鳞伤地从海井里跃出来,背着鼓囊囊的兽皮口袋,神色惊魂未定;有的索性远离海井,深潜入海,采摘各种滋补魔气的海菇海菌,往嘴里塞个不停……

    支狩真望见一头玄魔游向一口海井,攀住井口,迅速钻了进去。未过多久,井喷的宝气霞光突然变成污垢黑气,夹杂着玄魔凄厉的惨叫。再过片刻,一条长满绿毛的手臂蓦地探出来,颤抖着抓住井口,试图爬出来,又一点点滑下去,仿佛被什么东西死死拽住,消失在海井深处。

    “海井里是什么?”支狩真问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各种修炼宝药、神通功法!哦,你一个小小的将军府校尉,从来没见过这种世面。”千惑圭揶揄道,扭头一阵剧烈地咳嗽,吐出大口血沫子。她挨了计都多次痛击,伤了内腑。好在她把一串奇异的血纹晶珠充当角烛的燃料,避免了自身气血的消耗。

    “你的伤倒是好得快,居然连魔气都在增长!”千惑圭灼灼盯着支狩真,目光闪过一丝异色,“五行小魅精给了你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

    支狩真随口敷衍了几句,转开话题道:“井里还有邪祟吧?”

    “有不少呢,大爷,有些厉害的邪祟连天魔都挡不住。”老头子忍不住插嘴,“听说海井最深处足足有数万丈,各个井底交错勾连,布满无数湍急的暗流。井下的宝贝和邪祟会随着暗流漂移,互换互通。”他偷偷瞅了支狩真一眼,这个魔人就很像一个邪祟啊!先前咋没看出来呢?

    支狩真沉吟道:“所以永远不知道,哪一口海井才是安全的,入井探宝只能凭运气。”

    千惑圭点点头:“谁也不晓得井底暗流的动向,同一个井口里的东西随时会变得不一样。哪怕你刚刚平安无事地从井里出来,满载珍宝而回,但下一刻,这口井可能变得凶险四伏,一片荒瘠,找不到什么宝药功法。”

    老头子附和道:“有时候连这些海井都在悄悄移动,简直跟活的东西一个样,可怕得很哪!不过以大爷您的本事,哪用担心?肯定是逢凶化吉啦。”

    千惑圭瞥了老头子一眼,地涡的魔物坐骑个个乖僻寡言,这么爱唠叨的魔人鱼倒是罕见。连她跨骑的魔人蛙也面露诧异,堂堂地涡种族,用得着讨好傻叉魔人?

    老头子瞧瞧魔人蛙,心里有苦说不出,不把背上的瘟神服侍好,它怕连老命都丢了。

    “轰!”霹雳巨响连天,一匹辉煌光耀的洋流以排山倒海之势,挟着赤金色的巨浪席卷海面。高达数十丈的浪墙轰然拍下,血光呼啸崩溅,浮出几个庞大如山的尸体。

    尸体大多残缺不全,有的肌肤美洁似玉,污垢不染,散发着柔润的莹光;有的残肢断骸上生有光彩鳞甲、绚丽须触、磷荧菌菇,有的身躯部分转化成镌刻符箓、密文、法图的晶玉矿体……

    “大爷,这是心葬血海的戾浆流,十天半月就会来那么一次。戾浆流会带来不少宝贝,是难得的好机缘啊!大爷仔细看看那些个浮尸,谁也不晓得它们从哪里生出来的,但天生就带有各种神通秘笈,值好多个魔源了!”老头子扭头眼巴巴地盯着支狩真,恨不得他立刻跳进戾浆流,好让自己早些解脱。

    魔人纷纷游向戾浆流,抓起其中夹杂的金红色藻草,拼命往嘴里塞。这是滋补肉身的枣阳藻,对魔修尤为有效。要不是枣阳藻多不胜数,戾浆流内激浪汹涌,魔人早已厮杀争抢。

    几个修为强大的地魔运转魔气,强行穿过重重巨浪,向浮尸靠近,这才是戾浆流最宝贵的东西。

    支狩真放眼望去,浩浩荡荡的戾浆流裹挟了无数花、草、藻、蔓,光是他认识的精神类宝药,就多达百种,无一不是人间道各大道门才有的珍藏。

    难怪修士打破了脑袋想进入地梦道,这里资源堆积成山,一部分被当地土著当成废物丢弃。

    一个裹在戾浆流中的玄魔忽然仰天高唱,露出痴痴傻傻的笑容,他恍若梦游,慢吞吞游出了戾浆流,攀住一口海井,钻了进去,里面逐渐传来“咔嚓咔嚓”咀嚼骨头的声音。

    “戾浆流内充斥着无数杂乱的魔念,稍有不慎,就会失控,甚至整个人化作邪祟。”千惑圭话音刚落,一个地魔冲出戾浆流,疯狂抓挠自己的左耳。

    他的耳朵生出了一个小红痘,随着不停抓挠,红痘越来越鼓胀,像一个又硬又大的茧。“噗嗤”一声,茧应声而破,钻出一条奇形怪状的巨犬,身躯似圆滚滚的葫芦,湿漉漉的皮毛上镶嵌着五彩斑斓的花纹。

    盘瓠!支狩真微微一愕,这是巫族典籍《山海杂经》记载的上古异兽,盘瓠迎风而长,一口叼住地魔,纵身跃入了一口海井。

    “你要我陪你下海探宝?”支狩真踌躇道,戾浆流的凶险之处不比海井逊色多少,即便他和千惑圭身着苦蕨衣,也未必侥幸存活。

    千惑圭娇笑一声:“的确要下海,但不是探宝。”她压低声音,瞳孔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是夺宝!”

    “三天前,东胜洲魔里寿将军府的一艘天外宝船进入地涡,几大秘境的宝物被他们搜刮一空。”

    “宝船将在明日返航,经过此地。”

    “要玩就玩大的!我们打劫宝船,以你真罗睺的名义!”

    “黑吃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