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都市剑说 > 第1667节-冲突
    与拥有两个强力政权坐镇的北美洲相比,诸国林立的南美洲要相对混乱一些。

    在这个随时会兵荒马乱的地方,绝不会缺少雇佣兵们生存的土壤,私人安保,非法种植园,甚至是小规模政变或者战争。

    无边无际的热带雨林深处,同样掩藏着无数的罪恶。

    石博学对三井寿拉来的雇佣兵们不由自主的上了心,沉声问道:“这次的雇佣兵一共有多少人?”

    “不多,有五百名最专业的雇佣兵,只要给钱,他们什么都干,可惜那些帮派分子不肯进入丛林,不然我们可以凑到几千人。”

    三井寿的语气中既有几分得意,也有一些遗憾。

    很可惜那些帮派分子也不傻,晓得热带雨林的凶险厉害,无论给多少钱,也不愿意深入雨林半步。

    如果有几千人,就能够像潮水一样乌泱乌泱的冲过去,天下学院那点儿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呵呵!希望这一次能够合作愉快!”

    石博学心底生出一丝忌惮,暗暗警惕起来。

    五百名作战经验丰富的雇佣兵,还没有算上山泉会的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大威胁。

    不止是可以对付天下学院,甚至连507所的五个行动组都讨不到半点儿便宜。

    他依旧记忆犹新,美国行动组在盐湖城的遭遇,仅仅是一支狙击手小队,就差点儿让他们在当地翻了船。

    巫师正面硬刚枪炮,只会吃亏,不会占到半点儿便宜。

    “嗨!山泉会希望能够与‘龙组’在未来达成更加深入和密切的合作。”

    三井寿用力一点头。

    车队又行进了约三个多小时,地势开始变得起伏不定,路况渐渐恶劣。

    当狭窄崎岖的道路让豪华大巴无法再继续前进时,所有人便一起下了车,雇佣兵和行动组的巫师们泾渭分明,分别从货车上取下各自的物资和生物运载舱,准备徒步进入帕雷西斯山区。

    雇佣兵方面不断打量着来自华夏的巫师们,有人走过来,大声说道:“嗨!你们的动物,能不能帮我们运点儿东西!”

    每一个雇佣兵都是大包小包的背得满满当当,手上也没有空着,除了武器,还有份量不轻的拎包。

    只有负责先行侦察的人员,负重才稍稍轻省一些,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携带,光是离不得身的武器弹药,加起来至少也有三四十斤重。

    看到华夏人这边居然还有训练有素的动物随行,不止是近一人高的大鸡,魁梧健壮的大狗,甚至还有驴,雇佣兵们当即起了心思,试图说服对方帮忙分担一些该死的重量。

    “抱歉,我们的动物伙伴不是合格的畜力!”

    无需询问那些巫师们的意见,作为行动组负责人的石博学直接摇头拒绝了。

    真正算得上运载畜力的动物,也就只有李白的那头大黑驴,其他动物根本就没有接受过负重训练,强行加货,恐怕只会东倒西歪的帮倒忙,反而会让主人分心,让动物疲惫不堪,严重拖累队伍的行进速度。

    不过那头驴子也背着不轻的载重,实在没有多余的运力分给那些雇佣兵。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过来交涉的那位雇佣兵并没有轻易放弃,反而恶狠狠的盯着石博学,在无形中给予压力。

    “不需要试,我们的动物伙伴不是合格的畜力,你们想多了!”

    石博学完全不为所动。

    “不,我觉得完全可以试一试。”

    对方踏前一步,手搭在腰侧枪套上。

    游走于黑和白之间的雇佣兵岂会是善男信女,他们打定了主意要逼迫这些华夏人接受他的提议。

    三百年的大清朝,抹平了诸夷番邦对华夏的认知,再往前推,大明“我朝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只一句话,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上下五千年,怂的是野猪皮满清,而不是炎黄。

    就算是再不成器的南宋,在崖山之后,或战死,或投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神马时候,我大华夏炎黄一系就辣么好说话了。

    “铿!~”

    一声长吟悠然回荡,重剑出鞘,虽无锋,却剑气逼人。

    “你给劳资再说一遍试试?”

    李白一言不合,拔剑直指对方。

    试试就逝世!

    那个被五尺重剑指住的雇佣兵:“……”

    特么神马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样的冷兵器?!

    一时间猝不及防的雇佣兵们有些懵逼和不知所措。

    “你在开玩笑!”

    负责交涉的那名雇佣兵显然有些愠怒,当即毫不迟疑的掏枪,准备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华夏年轻人一点儿教训。

    嘶啦一声,短促的裂帛之音乍闪即逝,轻啸声刚响起,就像错觉一般旋即又消失。

    雇佣兵只感觉到自己手上一轻,抓了个空,一堆零碎如雨点般坠落。

    emmmm……俺的枪呢?

    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方才还好端端握在手中的手枪竟不见了,再低下头,一堆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零碎甚是眼熟。

    “不知道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剑快!”

    李白手腕一抖,剑吟声再响,睥睨扫视向那些渐渐目瞪狗呆的雇佣兵们。

    “这,这算是什么?”

    手枪刚一掏出,就被剑气绞了个稀碎的雇佣兵有些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自己的手。

    坚硬的枪体变成了碎片,自己的手却毫发无伤,连层破皮都没有,刚才就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李白冷冷地说道:“剑!足以杀掉你们所有人!”

    五百名见过血的雇佣兵,容不得他有半点儿犹豫。

    在当下的这个节骨眼儿上,瞻前顾后要不得,哪怕有半点迟疑,都会害死自己和其他人。

    不止是那名雇佣兵,就连其他雇佣兵的脸色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变得凝重起来了,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一次遇到了十分可怕的剑客。

    尽管是冷兵器的长剑,却足以威胁到所有人的性命,就算是枪械,恐怕也未必能够讨得到便宜。

    那名雇佣兵当机立断的微微一欠身,说道:“抱歉,打搅了!”

    对方既然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势,自然而然的能够得到相应的尊重。

    雇佣兵讨生活,最重要的是眼力劲儿。

    没眼力的家伙要么找不到活儿,要么在任务中被干掉了,能够活下来,还能混得风声水声的,哪个不是江湖经验丰富的老油条,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