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千劫主 > 第2063章 沦寂沙漏 未来之瞳
    正文

    大战到这个时候,已经进入白热化了。

    神雀劫主和鸿钧道祖的对决可以说是震撼古今,他们先是对决“过去之造化”,道祖乃大千文明之父,造化无上,而劫主以天道第一人、拯救寰宇之造化,与之打成平手。

    而接着便是对决“现在之杀伐”,道祖鸿钧之大道浩浩荡荡,无穷无尽,覆盖了天地寰宇,将万物之力抽为己用,达到了力量的极巅。

    本以为辜雀无法抵抗之时,他却以道破力,唤醒了镇界灵柩棺,企图埋葬万物之力。

    鸿钧道祖再出手,以元覆遏制,让万物以命轮挣脱死亡的束缚。

    辜雀以万物之根源,用开天灵根继续遏制,控制万物之力。

    道祖却祭出罪恶之轮,让万物之力堕落,挣脱生命的控制,朝着辜雀杀来。

    天地悠悠,除了鸿蒙天道塔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让生命停止堕落?

    这一战实在太伟大,众人也根本不知道辜雀该怎样才能顶住。

    沉默的看着堕落的万物之力涌来,辜雀终于叹了口气。

    “我没有想过要拯救堕落,既然堕落那就毁灭吧!”

    话音落下,外界战船之上,火离儿飞上天穹,化作了一个璀璨炽烈的太阳。

    于是寰宇诸天,黑火涌来,穿透进了虚拟的寰宇,将那浩荡的、堕落的万物之力,全部焚毁。

    “诸天钥匙之怒——蒙昧之火!”

    道祖鸿钧攥紧了拳头,眯眼道“诸天钥匙毕竟是诸天钥匙啊,虽然只是各自领域的大圆满,但却代表了道的克制。”

    “论力量,你不如我,但你却硬生生把我拉到了‘道’的对决之中来。”

    辜雀道“要不然你几百亿年的力量,我该如何对决。”

    “可是你以为这样就能强行与我打成平手了吗?”

    鸿钧缓缓笑道“你祭出了死、生、怒三把钥匙,我祭出了叹、耻两把钥匙,玄黄天碑碎了,鸿蒙天道塔不属于你我,但诸天钥匙有几把?”

    辜雀沉声道“当是数之极尽,九把。”

    “是啊,还有两把诸天钥匙。”

    鸿钧抬起头来,看向辜雀,道“你猜,在哪里呢?”

    辜雀沉默了片刻,才说道“那么,你祭出来吧,我也很想看看另外两把诸天钥匙是什么。”

    “好,它来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世界,渐渐开始冻结。

    可以看到无数种颜色的光从每一个地方溢出,照耀至每一片时空,所过之处,一切都彻底冻结。

    鸿钧道“诸天钥匙之空——沦寂沙漏。”

    “蒙昧之火代表愤怒与毁灭,玄黄天碑代表秩序与守护,镇界灵柩棺是死亡,开天灵根是诞生,罪恶之轮是堕落与耻辱,鸿蒙天道塔是尊严与意志,元覆是情绪与变化”

    “发现了么,这一切都是动态的,都是寰宇在运动中的秩序,都是活着的寰宇的产物。”

    “而有没有那么一个东西,是代表着寰宇的静态?”

    “沦寂沙漏就是这么个东西。”

    辜雀看到了天空之上,那由无数的光组成的沙漏,只是其中的沙,也正如光芒一般,徐徐流淌着。

    漏下的光芒溢出,到了寰宇的每个角落,所过之处,一切都静止了。

    无论是星辰、银河还是生命,无论是大道还是所谓的至尊,除了万道鸿蒙至尊之外,其他的所有都直接冻结。

    冻结过后,世界像是变成了一幅画,静止的话。

    鸿钧淡笑道“它的出现,可以遏制其他七把诸天钥匙,冻结一切,让世界沉沦、寂静,即使是混元大罗至尊,都无法挣脱。”

    辜雀道“和时空停止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鸿钧道“它没有伤害,只有法则,空间不会撕裂,没有任何东西会毁灭,只是什么都静止了。时间当然停止了,但是每一个时空、次元、世界、虚妄、存在、不存在,你能想到的一切都静止。”

    “除了超越它的道的存在,也就是我们万道鸿蒙至尊。”

    “你看这周围吧,什么都存在,但却像是不存在一样。”

    “这是死亡与诞生之外的现象,是寂的极致,存在的空。”

    “存在,却一无所有,所以为诸天钥匙之空。”

    辜雀看向周围,他看到了,果然一切都静止了。

    寰宇的所有运动,万道鸿蒙至尊之下所有的生命,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变成了多维画。

    鸿钧缓缓道“现在我们的决斗又纯粹了,而你的力量并不如我,你最终还是要败在我的手上。”

    辜雀沉声道“诸天钥匙该是九把,剩下的最后一把,是不是可以克制沦寂沙漏?”

    “不错。”

    鸿钧道“可惜诸天钥匙从大千寰宇诞生到现在,从未出现过,准确的说,它还没有诞生。”

    “还没有诞生?”

    辜雀疑惑道“它是什么?”

    鸿钧道“它是诸天钥匙之中最伟大的存在,它是决定一切的方向,它是这个寰宇的未来。”

    “因为现在大千寰宇的未来根本不确定,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认为它根本不存在。”

    辜雀点了点头,道“它叫什么名字?”

    鸿钧笑道“诸天钥匙之主——未来之瞳。”

    他看着辜雀道“那应该是一双眼眸,是从未来看向我们现在的目光,只有未来存在,它才可能存在,才可能从未来看向现在,让我们顺着这道目光走下去。”

    “当然,它是未来,所以决定了现在的一切,所以它是诸天钥匙之中最伟大的那一把,它是其他钥匙的主人,所谓的诸天钥匙之主。”

    说到这里,他目光转向四周,呢喃道“也只有它,才能照破着冻结的一切,这静止的万物。”

    辜雀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开始吧。”

    他右手轻轻一握,一柄透明的光刀已然握在手中,那是纯粹由规则凝聚而成的刀,那是脱胎于大衍的劫刀。

    鸿钧一笑,拂尘刚要动,但他的笑容却瞬间凝固,猛然回头朝战船看去。

    与此同时,辜雀也有些发懵,连忙看向战船。

    冻结的战船上,韩秋眼神古怪的看着四周静止的一切,然后朝辜雀看去,疑惑道“为什么我可以动?”

    鸿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声道“她什么境界?也是万道鸿蒙至尊?”

    辜雀摇头道“九五至尊而已。”

    “那为什么!”

    话音刚落,韩秋的双眸便爆发出两道璀璨的蓝光,直直激射而出,照得天地上下,寰宇四方,一片皆蓝。

    于是,一切便开始解冻,开始复苏。

    辜雀欣喜道“难道破妄之瞳,就是未来之瞳?”

    韩秋喃喃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破妄之瞳勘破一切虚妄,也能看到未来的一些东西,但始终无法深刻去理解它。”

    辜雀响起了曾经一些往事,当初自己在黑暗峡谷深处,面对诸多强者和袭击的时候,面对法尊第一次未来之光的刺杀,韩秋便提前看到了,并在葬古世界挖出了双眼,用来保护自己。

    她的确能看到未来!

    破妄之瞳,竟然就是诸天钥匙之主——未来之瞳。

    “不应该啊!”

    鸿钧疑惑道“你既然是未来之瞳的主人,不应该没有任何征兆,造化也不应该这么小啊。”

    他双目深邃无比,似乎可以看穿韩秋的灵魂。

    片刻之后,他呢喃道“不你的情况也不对,你的天赋未免太好了些,一路行来,竟然一直压辜雀一头,若不是他有了拯救寰宇的造化,你恐怕比他更先达到至尊之境。”

    “你这样的天赋,我的亿万灵识为什么没有找到你”

    “难道,正是诸天钥匙之主掩盖了你的天机,让我没有察觉?”

    听到这里,辜雀也是皱眉道“她天赋近妖,造化一直不低于我,若非星星之火计划带来的造化,的确很可能比我还要先到至尊。”

    “而更关键的是,一直以来,没有任何高级的存在注意到她的不凡,除了亲眼看到她变化的碎乱剑尊和芒”

    鸿钧道“那她也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即使她造化不如你,也一定该是万道鸿蒙至尊了,代表了未来,不应该造化太小。”

    “或许我修因果?”

    韩秋忽然插嘴道“我修因果之道,将破妄之瞳的因,转化成了夫君的果”

    鸿钧瞪眼道“代表未来的诸天钥匙之主,怎么可能转化,即使你是它的主人,也做不到让他开辟未来。”

    “试试就知道了。”

    韩秋淡淡一笑,忽然双指插进双眼,把破妄之瞳直接挖了出来。

    她猩红涌血的眼洞迅速恢复成普通的双眼,轻轻道“破妄之瞳,去跟着他吧。”

    破妄之瞳化作两道蓝光,直直朝着辜雀冲去,瞬间便融进了他的双眼。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闭眼良久,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这个世界,并无任何不同。

    但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清晰之感,说不上来,无法表达。

    韩秋道“看来,它认可我,也认可我的夫君。”

    “或许我是它过去的主人,而夫君是它未来的主人,所以它之前一直属于我,而我却始终无法悟通它。”

    辜雀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因为我感受到,它对我很亲近”

    “哈!”

    鸿钧一笑,缓缓摇头,然后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他笑得近乎癫狂,而四周的一切都在消融。

    寰宇终于恢复了正常,沦寂沙漏却渐渐失去了光泽,变得黯淡无比。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你是对的!”

    “未来之瞳不具备杀伐之力,论杀伐,你辜雀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鸿钧厉吼出声,拂尘一挥,竟然挥出了三千大世界,诸天万界的浩瀚之力,竟然再一次涌来了。

    他的力量之浩瀚,简直不是辜雀可以去抵挡的。

    但辜雀提起了手中的劫刀。

    他看着这一把刀,似乎可以看透它变化的规则。

    “唉”

    辜雀叹了口气,猛然抬起头来,便迎着着浩瀚的大道之力,一刀斩了出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