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克斯玛帝国 > 第九三八章 鸡蛋书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是恐惧的本身是相同的,比如说有些人就很害怕突然间的安静。

    杜林突然间的沉默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礼品上,一本包扎了好看丝带的一本硬壳书,或者叫精装本。这本书是他中午离开别墅后买的,他不确定送什么礼物给皇室的公主比较合适,马格斯已经告诉过他,不要买那些贵重的东西,所以他选来选去,最后决定送一本书。

    他从书店里转了几圈没有确定买什么书最好,他还特意询问了一下书店的销售人员,送一个年轻的女孩什么书最好,然后对方推荐了这本书。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本书是一本鸡蛋书——煮熟的鸡蛋。

    外壳很硬,但是剥开外壳后里面里面白白嫩嫩,颤颤巍巍,滑不溜秋,再剥去这层人人都喜爱的物质之后,就剩下蛋黄。

    蛋,而且黄。

    这本书的书名叫《圣女挽歌》,他没有看内容,这个书名读起来给人无穷的遐想,这应该是一个赞美女性的读物,而且非常的悲壮,这怎么可能是一本鸡蛋书?

    杜林表情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个年轻人,年轻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笑了起来,微微低头用攥成拳头的手抵住嘴巴,不让自己太过于失礼。那么七**十秒后,他才抬起头,瞥了一眼杜林手中的书,“这本书我看过,说的是一位女骑士的故事……”

    这的确是一本鸡蛋书,女骑士永远都不会是真正的女骑士,或者说女主角就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女骑士。

    很多喜好文学作品的人和杜林梦境中的世界中的一部分人非常的类似,他们很喜欢这样具有特殊身份的鸡蛋书,女骑士,听着多么的有趣,骑士可是正义和美德的化身,想一想都让人激动呢!

    当然这本故事也的确如此,毕竟是一位专门写鸡蛋书的文学大师所创作,灵感来源于某个歌剧。

    年轻人简单却不笼统的介绍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杜林突然间觉得这本书变得沉重起来。

    想想看,或许明天整个帝都的贵族圈都会流传一个笑话,在皇室公主十六岁的成年礼上,杜林送了一本非常鸡蛋的鸡蛋书给公主殿下,这完全就是一场大型事故的现场,还是惨绝人寰的那种。

    他很熟练的把书上的丝带撕扯掉,然后丢进了餐桌边的垃圾箱中。他非常感激的感谢了一下年轻人,如果不是他突然间的插话,或许明天他就会成为新的笑柄,送一个十六岁的女孩一本鸡蛋书,尽管这个女孩可以说已经成年了。

    “非常感谢,如果不是你的话……”,杜林耸了耸肩膀,“我可能需要经历一段饱受折磨的时间。”,他还自我介绍了一下,“杜林!”

    年轻人握上了他的手,“法斯特,一名小人物。”

    两人松开手后法斯特继续说道,“我其实认识你,最近舆论方面都是你的消息,比如说英雄杜林,还有你要竞选州长的新闻。”

    这也是杜林营造的一种氛围,一名英雄州长,赫尔斯曼把他的英雄形象和州长联系在一起,给了大众更多接受的基础。

    人人都爱英雄,那么一个英雄当州长是不是更有趣的化学反应?虽然说政客们都明白这就是在扯蛋,可西部的民众喜欢这些内容和消息。

    崇拜英雄和英雄当州长都是一个不错的新闻点,加上杜林的成功,总会让人喜欢他,同时也不至于让人讨厌他。毕竟这几年西部的发展是众所周知的,杜林依靠农牧业养活了上百万的家庭,最神奇的是他还没有因此破产,这就足够让人期待他接下来要在西部怎么折腾了。

    杜林非常矜持的笑了笑,他双手拉了一下外套的剑领,抬眉自嘲一般的笑说道,“人们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笑话?”,法斯特显然有不同的看法,“杜林先生……”

    “你可以叫我杜林,瞧,我们都是年轻人,不需要那些繁杂的过程!”

    “好吧。”,对于杜林的善意法斯特欣然的接受了,“实际上我个人认为你成功的几率很大,比起更加看重经济能力的南方,以及注重身份背景的北方,其实西部非常的适合你。可能你没有了解过,西部的英雄故事才是最多的,至于其他地方,反而更加很少出现英雄角色的传奇故事。”

    这个说法让杜林有些意外,法斯特继续解释道,“西部的荒凉以及一些富有神秘色彩的背景让那里比较容易出现英雄事迹,不管是无所不能的警长,还是充满了正义感的侠盗,他们都活跃在西部的大背景下。

    就算是今天,你依旧可以看见一些西部片中的英雄,他们只需要一个人,一把手枪,就能干翻一火车的敌人。英雄主义在西部是非常盛行的一种文化,这恰恰符合了你现在的宣传策略,你有一个不错的团队!”

    老实说杜林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他对西部的了解其实并不够透彻,主要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研究西部的文化色彩,而且他并没有深入到西部的西部去,大多数时候都待在了自称是帝国中南部的西部发达地区,这些地方的文化更加贴近帝国南方,经济才是社会的主流,人们并不会谈论什么英雄主义,他们只在乎钱。

    和法斯特的交谈让杜林感觉到非常的愉快,这个年轻人和那些年纪大一些的刻板贵族不太一样,他很会聊天,也知道如何说一些杜林喜欢听的话,至少他不会傲慢的认为杜林是一个农夫,就不屑和他深谈。

    两人聊了一会当马格斯找过来的时候才停止了下来,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你认识那个年轻人?”,马格斯看着法斯特离去的背影问了一句。

    杜林摇了摇头,“刚刚才认识的朋友,很好相处的一个人,怎么了?”

    马格斯摇了摇头,“没什么,他是一个另类……”,然后他很快打断了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的礼物准备好了吗?等会你要把东西挡着大家的面送给公主殿下,我建议在你上去之前,再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

    杜林呵呵的笑了两声,马格斯一定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当然准备好了,我相信公主殿下一定会非常的喜欢。”

    马格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