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克斯玛帝国 > 卷 第三九三章 拜访【1】
    杜林挂上了电话,当梅林告诉他有人说要干掉自己的时候,他先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荒谬,紧接着就是哑然失笑。

    老实说想要干掉他的人中大人物多的数不过来,比如说鲍沃斯,比如说帝国央行理事会里面的那些人,比如说那成千上万受到损失的股民,可什么时候一个小人物也想着要干掉自己?

    杜林不知道事情的头尾,但他相信这个小人物对自己态度以及说出那句话的前后语境,更像是一种吹牛,或者胡言乱语。每个人都可以被原谅,杜林决定原谅他的胡言乱语,但他不会原谅那个街边的家伙在说出这句话瞬间的思想。思想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从古至今统治者都在提防思想上的变化。

    这就像每天离开家的时候会觉得路边有一个石子很碍眼,也许第一天只是路过,也许第二天也只是路过,但总有一天在日积月累之下这种可以被自己忽略的情绪爆发了,于是在下一次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抬起来就是一脚把石子踢飞。

    这就像有些人笑着说我要当皇帝,他如果总是重复这句话,说不定哪一天他真的就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当那个小人物可能是情绪波动激烈的时候说了一句要干掉自己,当然他并没有付诸于行动的想法,但总有一天他会突然间觉得,或许干掉杜林是个不错的注意。

    防微杜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梅林并不清楚那个人叫什么,但是杜林有自己的办法去查清楚,他记得梅林说他刚出车站没多久,这条信息就足以把这个人找到。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杰克先生,没过多久,大概也就十几分钟,一通来自纳米林德斯的电话被杜林接起。对面的人没有说自己的身份,他只告诉杜林,在他说的那个时间段和地点发生了一件事。

    安迪兄弟干掉了亚伯和他手下几个心腹,现在切斯特全面接手亚伯服务公司,切斯特此前还和安迪兄弟见过一面。

    电话中的人说完这些之后就挂掉了电话,他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但是杜林能够通过对方的语气隐约的揣测到一些东西,比如说很有可能是切斯特委托安迪兄弟制造了这起帮派仇杀,而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奥迪斯市的公共交通运营权。

    说出那句话并且有那个想法的人,估摸着就是安迪兄弟了。

    切斯特杜林见过,一个聪明人会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很多时候可能并非恶意的一句话,就会引发矛盾并且爆发冲突,所以聪明人能够管住自己的最,那么剩下的可能,也只有安迪兄弟了。

    都佛现在不在奥迪斯市,这让杜林感觉到自己身边还是缺少一两个能靠得住的人,他把海特叫了上来,并且吩咐道:“你带人去一趟纳米林德斯,送安迪兄弟上路!”

    海特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问怎么做,直接离开了杜林的办公室。杜林深吸了一口气,徐徐的吐出,接下来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需要他来做。已经有两个巨无霸组织打算进驻奥迪斯,正在和杜林积极联系。

    第一个叫做耀星帝国商业总会,是目前帝国内部最庞大的经济体之一,他们控制着帝国大部分的贸易行为,在商业领域中已经取代了帝国成为了“官方”组织。很多商人注册公司,或者其他商业行为,都不需要去帝国的商务部登记,而是去商会总会以及分会登记。在这些组织里登记的信息同样受到帝国法律的认可与保护,可见商会总会拥有何等恐怖的地位。

    帝国高层,也就是马格斯与内阁不止一次想要收回商会总会的那些权力,可是到目前为止只能说寸步难行,连一点曙光都看不见。根据非官方的统计,在整个帝国商会总会里面的成员提供了超过五千万个岗位,一旦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权力正在被剥离,极有可能让帝国陷入到动乱当中。

    这些工作岗位以及依靠商会成员吃饭的帝国公民,就是他们最有力的武器,而且还是战略级的武器。

    工人们阶级罢工不可怕,社会主流阶级罢工才是真的可怕,因为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席卷整个社会!

    马格斯一直在想方设法解除这些人手中掌握着的力量,但很可惜的是到现在并没有发现任何确实有效并且可行的办法。这些商人不是政客,政客还会有一些顾虑,商人们没有顾虑。

    第二个要进驻奥迪斯市的巨无霸组织就是工人工会,奥迪斯市短时间里的发展有目共睹,也吸引了不少前来寻找工作机会的人,于是工人工会也来到了这里。他们打算成立奥迪斯市工人工会,目的是“协助”市政厅对工人进行管理,并且保护工人阶级的合法权益。

    工人工会永远都不是当权者以及资本家喜欢的对象,挑战资本家和统治阶级似乎已经成为了工人工会的保留节目,每一次因各种不公平的对待开庭总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似乎人们的娱乐重心一直放在了那些挑战权威的人身上。

    这次工人工会来的负责人叫做布乔,据说是一名无党派成员,之前在另外一个城市担任工人工会分会的会长,现在在不知名的作用力推动下,来到了奥迪斯市。并且随行的还有一个律师团,杜林总觉得这些人来到这里是为了搞事来的,他们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不会把布乔搬过来。

    杜林找人了解过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的战斗力非常的彪悍,在他担任工人分会会长期间,一共转战过三个城市,完成了一百四十一起维权诉讼,帮助超过一千个工人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也让许多的资本家和统治着灰头土脸。

    加上这座城市还有许多的基础建设有待完成,杜林揉了揉太阳穴,都踏马的是事啊!

    下午的时候,在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的前提下,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拜访了杜林,同时他也是商会总会三十六位议员之一,也是一名瓜尔特人——海德勒。

    海德勒的出现并不在杜林的意料范围之内,在他想来这个家伙应该还在特耐尔那个地方待着,没想到一转眼却来到了奥迪斯市。作为奥迪斯市的市长,杜林亲自接待了这个家伙。

    “是不是没有想过我会出现在这里?”,海德勒看上去比上一次见面时要年轻一点,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所以他的精神面貌很好。他一边笑,一边拿出乐土叼在嘴上,“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这次总会内部会议决定我暂时调来奥迪斯市,驻守三年。”

    商业总会一共有三十六名议员,这三十六人组成了商会总会的统治阶级,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会由这三十六个人一同决定。每六年时间为一次轮换,八名议员会留在帝都的总部,另外二十八人会分配到不同的州去值守分会。留守的八人负责商会总会的日常运营和管理,非重大事情他们八个人投票就能够决定。如果是重大事情发生,则需要通知所有议员最后进行投票决定。

    这是海特了最后一轮,这三年过完之后他就会回到帝都总部去留守。本来的计划是最后这三年他还留坎乐斯州,谁知道前段时间总会那边发来通知,他和这边的议员调换了一下位置,由他负责这边的事情,并且把驻守点设置在了奥迪斯市。

    一开始时海德勒是不情愿的,他觉得有人在整自己。坎乐斯那边的情况虽然不是很好,可胜在悠闲。每天到处转转,或者执着于园艺花鸟,日子过得很轻松也很清闲。

    这边的情况确实要比坎乐斯州好得多,但同样也有许多的问题要处理,特别是这边走私贩子太多,已经损害了正规商人的利益。商人总会虽然是一个“官方”组织,但是他们并不具备执法权,如果需要执行某个决议的时候,还是需要市政厅方面的配合。

    这就有点让人为难了,你觉得自己工会的会员吃亏了,要求市政厅出面,市政厅那边却觉得这种小事没有必要出面,经常会出现一些状况。更让他有点想不明白的为什么不去纳米林德斯这个繁华的城市,而是让他去奥迪斯市。

    他知道奥迪斯,一个帝国的垃圾堆,理想的坟墓……,直到他知道奥迪斯市的市长是杜林时,他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总会需要他打通这里的关系,顺便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捞的好处。

    大家都知道奥迪斯市已经在非正式的场合中被暂定为“特区”,既然是特区肯定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与其弄一个杜林不认识的人,不如弄一个杜林的同胞过去,说不定还能够起到奇效。

    加上海德勒自认在杜林入狱期间还找律师帮他想办法提前出来,他觉得杜林会承他的情。